四聖心源(卷五)—中醫世家

卷五

病不過內外感傷,而雜病之傳變,百出不窮。感傷者,百病之綱,百病者,感傷之目。譬如水火源本則合,支派攸分,雖殊途而同歸,實一致而百慮。

先聖既往,此道絕傳,博考方書,乖訛萬狀。縱身若松柏,未必後雕,況資如蒲柳,動輒零謝,申之以雜病之侵凌,益之以群工之毒藥,真輕塵之棲弱草,朝露之落薤上矣。

痛昔親從凋亡,手足傷毀,荒草頹墳,煙籠霧鎖。感念存歿,情何可言,作雜病解。

雜病解上

鼓脹根原

鼓脹者,中氣之敗也。肺主氣,腎主水,人身中半以上為陽,是謂氣分,中半以下為陰,是謂水分。氣盛於上,水盛於下,陰陽之定位也。而氣降則生水,水升則化氣,陰陽互根,氣水循環。究其轉運之樞,全在中氣,中氣一敗,則氣不化水而抑鬱於下,是謂氣鼓,水不化氣而氾濫於上,是為水脹。

《靈樞·營衛生會》:上焦如霧,中焦如漚,下焦如瀆。上焦氣盛,故如霧露之空瀠。下焦水盛,故如川瀆之注瀉。而氣水變化之原,出於中焦,中焦者,氣水之交,氣方升而水方降,水欲成氣,氣欲成水,氣水未分,故其形如漚。

氣之化水,由於肺胃,水之化氣,由於肝脾。肺胃右降則陰生,故清涼而化水,氣不化水者,肺胃之不降也,肝脾左升則陽生,故溫暖而化氣,水不化氣者,肝脾之不升也。氣不化水,則左陷於下而為氣鼓,水不化氣,則右逆於上而為水脹。而其根,總因土濕而陽敗,濕土不運,則金木鬱而升降窒故也。

氣鼓

氣從上降,而推原其本,實自下升,坎中之陽,氣之根也。氣升於肝脾,肝脾左旋,溫暖而化清陽,是氣升於水分也。肝脾不升,陰分之氣堙鬱而下陷,故臍以下腫。木性善達,其發達而不郁者,水溫土燥而陽升也。水寒土濕,脾陽下陷,肝木不達,抑遏而克脾土。肝脾郁迫而不升運,是以凝滯而為脹滿。肝氣不達,鬱而生熱,傳於脾土。脾土受之,以其濕熱,傳於膀胱。五行之性,病則傳其所勝,勢固然也。土燥則木達而水清,土濕則氣滯不能生水,木鬱不能泄水,故水道不利。加之以熱,故淋澀而黃赤。

脾土既陷,胃土必逆。脾陷而肝木下郁,胃逆則膽火上郁。其下熱者,肝木之不升也,其上熱者,膽火之不降也。病本則屬濕寒,而病標則為濕熱,宜瀉濕而行郁,補脾陽而達木氣,清利膀胱之鬱熱也。

桂枝姜砂湯

茯苓(三錢)、澤瀉(三錢)、桂枝(三錢)、芍藥(三錢)、甘草(三錢,炙)、砂仁(一錢,炒,研)、乾薑(三錢)

煎大半杯,入砂仁,略煎,去渣,入西瓜漿一湯匙,溫服。

膀胱濕熱,小便紅澀者,加梔子清之。脾肺濕旺,化生郁濁,腐敗膠黏,不得下行,宜用瓜蒂散,行其痰飲。在下則瀉利而出,在上則嘔吐而出。去其菀陳,然後調之。

續隨子仁,最下痰飲,用白者十數粒,研碎,去油,服之痰水即下。

瓜蒂散

瓜蒂(二十個,研)、赤小豆(三錢,研)、香豉(三錢,研)

熱水一杯,煮香豉,令濃,去渣,調二末,溫服。取吐下為度。

病重人虛者,不可服此,當用葶藶散。

水脹

水從下升,而推原其本,實自上降,離中之陰,水之根也。水降於肺胃,肺胃右轉,清涼而化濁陰,是水降於氣分也。肺胃不降,陽分之水淫泆而上逆,故臍以上腫。金性喜斂,其收斂而不郁者,陽明胃土之降也。土濕胃逆,肺無降路,陽分之水,不得下行,陰分之水,反得上泛。水入於肺,宗氣隔礙,則為喘滿。水入於經,衛氣壅阻,則為腫脹。

水生於肺而統於腎,藏於膀胱而泄於肝。腎與膀胱之府,相為表裡。

飲入於胃,脾陽蒸動,化為霧氣,而上歸於肺。肺金清肅,霧氣灑揚,充灌於經絡,熏澤於皮膚,氤氳郁靄,化為雨露。及乎中焦以下,則注集滂沛,勢如江漢矣。

膀胱者,水之壑也。肺氣化水,傳於膀胱,肝氣疏泄,水竅清通,是以腫脹不作。膀胱之竅,清則開而熱則閉,《靈樞》:三焦者,入絡膀胱,約下焦,實則閉癃,虛則遺溺。其虛而遺溺者,相火之下虛也,其實而閉癃者,非相火之下實也。以腎主蟄藏,腎氣能藏,則相火秘固而膀胱清,腎氣不藏,則相火泄露而膀胱熱。相火蟄藏,膀胱清利,是謂之實,膀胱之熱者,相火泄於腎藏而陷於膀胱也。

相火藏於腎水,原不泄露,其泄而不藏者,過在乙木。木性疏泄,疏泄之令暢,則但能泄水而不至泄火。水寒土濕,生氣鬱遏,疏泄之令不行,而愈欲疏泄,故相火不得秘藏,泄而不通,故水道不能清利。

相火之陷,其原在肝,肝氣之陷,其原在脾。肝脾郁陷,合相火而生下熱,傳於己土,己土以其濕熱傳於膀胱,是以淋澀而赤黃也。

膀胱閉癃,水不歸壑,故逆行於胸腹,浸淫於經絡,而腫脹作焉。水熱穴論:其本在腎,其標在肺,皆積水也。故水病下為胕腫大腹,上為喘呼不得臥者,標本俱病。

其本之在臟者,宜瀉之於膀胱,其標之在肺者,宜瀉之於汗孔。汗溺之行,總以燥土疏木為主。水病之作,雖在肺腎兩臟,而土濕木鬱,乃其根本也。

苓桂浮萍湯

茯苓(三錢)、澤瀉(三錢)、半夏(三錢)、杏仁(三錢)、甘草(二錢)、浮萍(三錢)、桂枝(三錢)

煎大半杯,熱服。覆衣,取汗。

中氣虛,加人參,寒加乾薑。肺熱,加麥冬、貝母。

苓桂阿膠湯

茯苓(三錢)、澤瀉(三錢)、甘草(二錢)、桂枝(三錢)、阿膠(三錢)

煎大半杯,熱服。

小便不清,加西瓜漿,熱加梔子。中虛,加人參,寒加乾薑。

乙木遏陷,疏泄不行,陽敗土濕,不能制伏水邪,故病腫脹。瀉濕燥土,疏木行水,是定法也。後世八味加減之方,地黃助脾之濕,附子益肝之熱,肝脾未至極敗,服之可效,肝脾病深則不效,而反益其害,最誤人也。

氣位於上,水位於下。氣之在上,雖壅滿郁遏,而不至於脹,惟下陷而不升,則病氣鼓,水之在下,雖停瘀凝結,而弗至於腫,惟上逆而不降,則病水脹。腫在身半以上者,水脹也,脹在身半以下者,氣鼓也,其一身俱至腫脹者,氣病於下而水病於上也。氣水交病,則氣中亦有積水,水中不無滯氣。總之,氣不離水,水不離氣,氣滯則水凝,水積則氣聚,氣病於下者,其水道必不利,水病於上者,其氣道必不通。仲景《金匱·水氣》之法,腰以上腫,當發其汗,汗發則氣通而水亦泄,腰以下腫,當利小便,便利則水行而氣亦達矣。

噎膈根原

噎膈者,陽衰土濕,上下之竅俱閉也。脾陽左升,則下竅能開,胃陰右降,則上竅不閉。下竅開,故舊谷善出,上竅開,故新谷善納,新舊遞嬗,出納無阻,氣化循環,所以無病。

其上下之開,全在中氣,中氣虛敗,濕土湮塞,則肝脾遏陷,下竅閉澀而不出,肺胃沖逆,上竅梗阻而不納,是故便結而溺癃,飲礙而食格也。緣氣之為性,實則清空,虛則滯寒。胃主降濁,脾主升清,胃降則濁氣下傳,上竅清空而無礙,是以善納,脾升則清氣上行,下竅洞達而莫壅,是以善出。胃逆則肺金不降,濁氣鬱塞而不納,脾陷則肝木不升,清氣澀結而不出。以陽衰土濕,中氣不運,故脾陷而杜其下竅,胃逆而窒其上竅,升降之樞軸俱廢,出納之機針皆息也。

其糟粕之不出,全因脾陷而肝鬱,而穀食之不納,則不止胃逆而肺壅,兼有甲木之邪焉。甲木逆行,克賊戊土,土木搏結,肺無下行之路,霧氣堙瘀,化生痰涎,胸膈滯塞,故食噎不下。肺津化痰,不能下潤,水穀二竅,枯槁失滋,而乙木之疏泄莫遂,故便溺難澀。總緣中氣不治,所以升降反作,出納無靈也。

苓桂半夏湯

茯苓(三錢)、澤瀉(三錢)、甘草(二錢)、桂枝(三錢)、半夏(三錢)、乾薑(三錢)、生薑(三錢)、芍藥(三錢)

煎大半杯,溫服。

噎病胸膈滯塞,霧氣淫蒸而化痰飲。上脘不開,加以痰涎膠黏,故食阻不下。法宜重用半夏,以降胃氣。痰盛者,加茯苓、橘皮,行其瘀濁,生薑取汁,多用益善。痰飲極旺,用瓜蒂散,吐其宿痰,下其停飲。胸膈洗盪,腐敗清空,則飲食漸下矣。

胸膈之痞,緣肺胃上逆,濁氣不降,而其中全是少陽甲木之邪。蓋胃逆則肺膽俱無降路,膽木盤結,不得下行,經氣鬱迫,是以胸脅痛楚。當以甘草緩其迫急,芍藥瀉其木邪,柴胡、鱉甲,散其結郁。若兼風木枯燥,則加阿膠、當歸,滋木清風,其痛自瘥。

其大便燥結,糞粒堅硬,緣土濕胃逆,肺郁痰盛,不能化生津液,以滋大腸。大腸以陽明燥金之府,枯槁失滋,自應難澀。而陰凝氣閉,下竅不開,重以飲食非多,消化不速,谷滓有限,未能充滿胃腸,順行而下。蓋以肝木鬱陷,關竅堵塞,疏泄之令不行,是以便難。此宜以乾薑、砂仁,溫中破滯,益脾陽而開腸竅,以桂枝達木鬱而行疏泄。乾澀難下者,重用肉蓯蓉,以滑腸竅,白蜜亦佳。木枯血燥,不能疏泄,加阿膠、當歸,滋其風木。

其小便紅澀,緣肺郁痰盛,不能生水以滲膀胱,而土濕木鬱,疏泄不行,故水道不利。此宜苓、澤、桂枝,瀉濕疏木,以通前竅。甚者,用豬苓湯加桂枝,豬、茯、滑、澤,瀉濕燥土,桂枝、阿膠,疏木清風,水道自利。噎家痰多溲少,全是土濕。濕土莫運,肝不升達,是以溺癃。肺不降斂,是以痰盛。瀉濕以苓、澤為主,佐以利肺疏肝之品,則痰消而溲長矣。

下竅閉塞,濁無泄路,痞郁胸膈,食自難下。下竅續開,胸膈濁氣,漸有去路,上脘自開。再以疏利之品,去其胸中腐敗,食無不下之理,而上下之開,總以溫中燥土為主,土氣溫燥,胃不上逆,則肺降而噎開,脾不下陷,則肝升而便利矣。

庸工以為陰虛燥旺,用地黃、牛乳滋潤之藥。更可誅者,至用大黃,噎病之人,百不一生。尚可壽及一年者,若服湯藥,則數月死矣。

醫法失傳,千古不得解人。能悟此理,則病去年增,不得死矣。

反胃根原

反胃者,陽衰土濕,下脘不開也。飲食容納,賴於胃陰之降,水穀消磨,藉乎脾陽之升,中氣健旺,則胃降而善納,脾升而善磨,水穀化消,關門洞啟。精華之上奉者,清空無滯,是以痰涎不生,渣滓之下達者,傳送無阻,是以便溺不澀。

濕盛陽虧,中氣虛敗,戊土偏衰,則能消而不能受,己土偏弱,則能受而不能消。以陽含陰則性降,降則化陰而司受盛,故胃以陽土而主納,陰含陽則氣升,升則化陽而司消腐,故脾以陰土而主磨。陽性開,陰性閉,戊土善納,則胃陽上盛而竅開,己土不磨,則脾陰下旺而竅閉。水穀善納,上竅常開,所以能食,欲食不磨,下竅常閉,所以善吐。蓋土性回運,氣化無停,新故乘除,頃刻莫間。飲食不磨,勢難久駐,下行無路,則逆而上湧,自然之理也。

其便結者,糟粕之傳送無多也。隧竅閉澀,而渣滓有限,不能遽行,蓄積既久,而後破溢而下。下而又閉,閉而又下,零星斷續,不相聯屬。及其遲日延時,傳諸魄門,則糞粒堅硬,形如彈丸。緣大腸以燥金之府,而肺津化痰,不能下潤,故燥澀而艱難也。

仲景《金匱》於反胃嘔吐,垂大半夏之法,補中降逆而潤腸燥,反胃之聖方也。若與茯苓四逆合用,其效更神矣。

姜苓半夏湯

人參(三錢)、半夏(三錢)、乾薑(三錢)、茯苓(三錢)、白蜜(半杯)

河水揚之二百四十遍,煎大半杯,入白蜜,溫服。

反胃與噎膈同理,但上脘不閉耳,全以溫中燥濕,降逆開結為主。土燥陽回,飲食消化,自然不吐。穀精下潤,渣滓盛滿,傳送無阻,大便自易。

濕氣滲泄,必由便溺,若肝氣不能疏泄,加桂枝、阿膠,疏木清風。利水滑腸之法,依噎膈諸方,無有異也。

消渴根原

消渴者,足厥陰之病也。厥陰風木與少陽相火,相為表裡,風木之性,專欲疏泄,土濕脾陷,乙木遏抑,疏泄不遂,而強欲疏泄,則相火失其蟄藏。手少陽三焦以相火主令,足少陽膽從相火化氣,手少陽陷於膀胱,故下病淋癃,足少陽逆於胸膈,故上病消渴。緣風火合邪,津血耗傷,是以燥渴也。

淋因肝脾之陷,消因膽胃之逆,脾陷而乙木不升,是以病淋,胃逆而甲木不降,是以病消。脾陷胃逆,二氣不交,則消病於上而淋病於下。但是脾陷,則淋而不消,但是胃逆,則消而不淋。淋而不消者,水藏而木不能泄也,消而不淋者,木泄而水不能藏也。木不能泄,則肝氣抑鬱而生熱,膀胱熱澀,故溲便不通,水不能藏,則腎陽泄露而生寒,腎藏寒滑,故水泉不止。

肝木生於腎水而胎心火,火之熱者,木之溫氣所化,木之溫者,水之陽根所發。水主蟄藏,木主疏泄,木虛則遏抑子氣於母家,故疏泄不行,而病淋澀,木旺則盜泄母氣於子家,故蟄藏失政,而善溲溺。

《素問·氣厥論》:心移熱於肺,肺消,肺消者,飲一溲二,死不治。此上下俱寒,上寒則少飲,下寒則多溲。飲一溲二,是精溺之各半也,是以必死。《金匱》:男子消渴,小便反多,飲一斗,小便一斗。此下寒上熱,下寒則善溲,上熱則善飲。飲一溲一,是溺多而精少也,則猶可治。渴欲飲水,小便不利者,是消淋之兼病者也。

腎氣丸

地黃(二兩八錢)、山萸(一兩四錢)、山藥(一兩四錢)、丹皮(一兩)、茯苓(一兩)、澤瀉(一兩)、桂枝(三錢五分)、附子(三錢五分)

煉蜜丸,梧子大,酒下十五丸,日再服。不知,漸加。

《金匱》:消渴,飲一斗,小便一斗,上傷燥熱,下病濕寒,燥熱在肝肺之經,濕寒在脾腎之藏。腎氣丸,茯苓、澤瀉,瀉濕燥土,地黃、丹、桂,清風疏木,附子溫腎水之寒,薯蕷、山萸,斂腎精之泄,消渴之神方也。

肝主疏泄,木愈鬱而愈欲泄,泄而不通,則小便不利,泄而失藏,則水泉不止。腎氣丸能縮小便之太過,亦利小便之不通。《金匱》:小便一斗者主之,小便不利者亦主之,以其瀉濕而燥土,清風而疏木也。

豬苓湯

豬苓(三錢)、茯苓(三錢)、澤瀉(三錢)、滑石(三錢,研)、阿膠(三錢)

煎大半杯,入阿膠,消化,溫服。治上消下淋者。

上渴而下淋者,土濕木鬱,而生風燥。豬、茯、滑、澤,瀉濕燥土,阿膠滋木清風,解渴通淋之良法也。

若木鬱不能疏泄,宜加桂枝,以達木氣。若消淋兼作而發熱脈浮者,是土濕木鬱而感風邪,當以五苓發其汗也。

桂附苓烏湯

茯苓(三錢)、澤瀉(三錢)、桂枝(三錢)、乾薑(三錢)、附子(三錢)、龍骨(三錢,煅,研)、牡蠣(三錢,煅,研)、首烏(三錢,蒸)

煎大半杯,溫服。治飲一溲二者。

《素問》飲一溲二,水寒土濕,木氣疏泄,宜苓、澤瀉濕燥土,薑、附暖水溫中,桂枝、首烏,達木榮肝,龍骨、牡蠣,斂精攝溺。病之初起,可以救藥,久則不治。

顛狂根原

顛狂者,即驚悸之重病也。肝為木,其氣風,其志怒,其聲呼。心為火,其氣熱,其誌喜,其聲言。肺為金,其氣燥,其志悲,其聲哭。腎為水,其氣寒,其志恐,其聲呻。脾為土,其氣濕,其志憂,其聲歌。氣之方升而未升則怒,已升則為喜,氣之方降而未降則悲,已降則為恐。蓋陷於重淵之下,志意幽淪,是以恐作。方其半陷,則淒涼而為悲,悲者,恐之先機也。升於九天之上,神氣暢達,是以喜生。方其半升,則拂鬱而為怒,怒者,喜之未遂也。

凡人一臟之氣偏盛,則一臟之志偏見,而一臟之聲偏發。顛病者,安靜而多悲恐,肺腎之氣旺也。狂病者,躁動而多喜怒,肝心之氣旺也。肺腎為陰,肝心為陽,二十難曰:重陰者顛,重陽者狂,正此義也。而金水之陰旺,則因於陽明之濕寒,木火之陽盛,則因於太陰之濕熱。緣胃土右降,金水所從而下行,濕則不降,金水右泄而生寒,金旺則其志悲,水旺則其志恐也。脾土左升,木火所從而上行,濕則不升,木火左鬱而生熱,木旺則其志怒,火旺則其誌喜也。濕寒動則寢食皆廢,悲恐俱作,面目黃瘦,腿膝清涼,身靜而神迷,便堅而溺澀。此皆金水之旺也。濕熱動則眠食皆善,喜怒兼生,面目紅肥,臂肘溫暖,身動而神慧,便調而水利,此皆木火之旺也。

顛緣於陰旺,狂緣於陽旺。陰陽相判,本不同氣,而顛者歷時而小狂,狂者積日而微顛。陽勝則狂生,陰復則顛作,勝復相乘而顛狂迭見,此其陰陽之俱偏者也。

苓甘姜附龍骨湯

半夏(三錢)、甘草(二錢)、乾薑(三錢)、附子(三錢)、茯苓(三錢)、麥冬(三錢,去心)、龍骨(三錢)、牡蠣(三錢)

煎大半杯,溫服。

有痰者,加蜀漆。治顛病悲恐失正者。

丹皮柴胡犀角湯

丹皮(三錢)、柴胡(三錢)、犀角(一錢,研汁)、生地(三錢)、芍藥(三錢)、茯苓(三錢)、甘草(二錢,炙)

煎大半杯,溫服。

有痰者,加蜀漆。治狂病喜怒乖常者。

勞傷中氣,土濕木鬱,則生驚悸。濕旺痰生,迷其神智,喜怒悲恐,緣情而發,動而失節,乃病顛狂。顛狂之家,必有停痰,痰者,顛狂之標,濕者,真狂之本。顛起於驚,狂生於悸,拔本塞原之法不在痰。若宿痰膠固,以瓜蒂散上下湧泄,令臟腑上下清空,然後燥土瀉濕,以拔其本。

痰飲根原

痰飲者,肺腎之病也,而根原於土濕,肺腎為痰飲之標,脾胃乃痰飲之本。蓋肺主藏氣,肺氣清降則化水,腎主藏水,腎水溫升則化氣。陽衰土濕,則肺氣壅滯,不能化水,腎水凝瘀,不能化氣。氣不化水,則鬱蒸於上而為痰,水不化氣,則停積於下而為飲。大凡陽虛土敗,金水堙菀,無不有宿痰留飲之疾。

清道堵塞,肺氣不布,由是壅嗽發喘,息短胸盛,眠食非舊,喜怒乖常。蓋痰飲伏留,腐敗壅阻,礙氣血環周之路,格精神交濟之關,諸病皆起,變化無恆,隨其本氣所虧而發,而總由脾陽之敗。緣足太陰脾以濕土主令,手太陰肺從濕土化氣,濕旺脾虧,水穀消遲,脾肺之氣,鬱而不宣,淫生痰涎。歲月增加,久而一身精氣,盡化敗濁,微陽絕根,則人死矣。

高年之人,平素陽虛,一旦昏憒痰鳴,垂頭閉目,二三日即死。此陽氣敗脫,痰證之無醫者也。其餘百病,未至於此。

悉宜燥土瀉濕,絕其淫泆生化之源,去其瘀塞停滯之物,使之精氣播宣,津液流暢,乃可扶衰起危,長生不老耳。

姜苓半夏湯

茯苓(三錢)、澤瀉(三錢)、甘草(二錢)、半夏(三錢)、橘皮(三錢)、生薑(三錢)

煎大半杯,溫服。

百病之生,悉由土濕,是以多有痰證,而鼓脹、噎膈、虛勞、吐衄、嗽喘、驚悸之家更甚。原因土濕陽虛,氣滯津凝。法宜燥土瀉濕,利氣行郁,小半夏加茯苓、橘皮,是定法也。在上之痰,半成濕熱,在下之飲,純屬濕寒。上下殊方,溫清異制,大要以溫燥水土為主。上熱者,加知母、石膏。下寒者,佐乾薑、附子。痰之陳宿纏綿,膠固難行者,加枳實開之,飲之停瘀臟腑者,上在胸膈,用十棗湯瀉其氣分,下在臍腹,用豬苓湯瀉於水道。流溢經絡者,用五苓散瀉之汗孔。上脘之痰,可從吐出。中脘之痰,可從便下。若經絡之飲,非使之化氣成津,瀉於汗尿,別無去路也。一切痰飲,用瓜蒂散吐下之,功效最捷。續隨子仁驅逐痰飲,亦良物也。

咳嗽根原

咳嗽者,肺胃之病也。胃土右轉,肺金順下,霧氣降灑,津液流通,是以無痰,呼吸安靜,上下無阻,是以不嗽。胃土上逆,肺無降路,霧氣堙塞,故痰涎淫生,呼吸壅礙,則咳嗽發作。其多作於秋冬者,風寒外閉,裡氣愈郁故也。

而胃之所以不降,全緣陽明之陽虛。太陰以己土而生濕,陽明從庚金而化燥,燥敵其濕,則胃降而脾升,濕奪其燥,則脾陷而胃逆。以燥為陽而濕為陰,陽性運而陰性滯,理自然也。

《素問·咳論》:其寒飲食入胃,從肺脈上至於肺則肺寒,肺寒則外內合邪,因而客之,則為肺咳,是咳嗽之證,因於胃逆而肺寒,故仲景治咳,必用乾薑、細辛。

其燥熱為嗽者,金燥而火炎也。手陽明以燥金主令,燥氣旺則手太陰化氣於庚金而不化氣於濕土,一當胃逆膽升,刑以相火,則壅嗽生焉。然上雖燥熱,而下則依舊濕寒也。蓋肺胃順降,則相火蟄藏而下溫,肺胃逆升,則相火浮動而上熱,上熱則下寒,以其火升而不降也。緣足太陰之濕盛,則辛金從令而化濕,是生濕嗽,手陽明之燥盛,則戊土從令而化燥,是生燥咳。燥則上熱,濕則下寒,究之濕為本而燥為標,寒為原而熱為委。悟先聖咳嗽之義,自得之矣。

姜苓五味細辛湯

茯苓(三錢)、甘草(二錢)、乾薑(三錢)、半夏(三錢)、細辛(三錢)、五味(一錢,研)

煎大半杯,溫服。

咳證緣土濕胃逆,肺金不降,氣滯痰生,竅隧阻礙,呼吸不得順布。稍感風寒,閉其皮毛,肺氣愈郁,咳嗽必作。其肺家或有上熱,而非脾腎濕寒,不成此病。岐伯之論,仲景之法,不可易也。

其甚者,則為齁喘,可加橘皮、杏仁,以利肺氣。若肺郁生熱,加麥冬、石膏,清其心肺。若膽火刑金,加芍藥、貝母,以清膽肺。勞嗽吐血,加柏葉,以斂肺氣。若感冒風寒,嚏噴流涕,頭痛惡寒,加生薑,蘇葉,以解表邪。

肺癰根原

肺癰者,濕熱之鬱蒸也。陽衰土濕,肺胃不降,氣滯痰生,胸膈瘀寒,濕鬱為熱,淫泆熏蒸,濁瘀臭敗,腐而為膿。始萌尚可救藥,膿成肺敗則死。此緣濕旺肺郁,風閉皮毛,衛氣收斂,營郁為熱,熱邪內閉,蒸其痰涎,而化癰膿故也。

蓋風中於表,則腠理疏泄而汗出,熱蒸於裡,則經陽遏閉而惡寒。衛陽外斂,呼氣有出而不入,營陰內遏,吸氣有入而不出。營衛不交,風熱兼作,風邪外傷其皮毛。

皮毛者,肺之合也。濕土鬱滿,肺氣不降,而風襲皮毛,泄其衛氣,衛氣愈泄而愈斂,皮毛始開而終閉,肺氣壅塞,內外不得泄路,痞悶喘促,痰嗽彌增,口乾咽燥,而不作渴。少飲湯水,則津液沸騰,多吐濁沫。熱邪內傷其津血,津血與痰涎鬱蒸,腐化膿穢,吐如米粥。久而肺臟潰爛,是以死也。

病生肺部,而根原於胃逆,其胸膈之痛,則是膽木之邪。以胃土不降,肺膽俱無下行之路,膽以甲木而化相火,甲木克戊土,則膈上作疼,相火刑辛金,則胸中生熱。是宜並治其標本也。

蘇葉橘甘桔湯

蘇葉(三錢)、甘草(二錢)、桔梗(三錢)、杏仁(三錢)、茯苓(三錢)、貝母(三錢)、橘皮(三錢)、生薑(三錢)

煎大半杯,溫服。

胃逆胸滿重,加半夏。

肺癰胸膈濕熱,鬱蒸痰涎,而化癰膿。痰盛宜逐,膿成當瀉,膠痰堵塞,以甘遂、葶藶之屬驅之,膿血腐瘀,以丹皮、桃仁之類排之。劇者用仲景二白散,吐下膿穢,以求藏真,勝於養癰遺害者也。

二白散

桔梗(三錢)、貝母(三分)、巴豆(一分,去皮,炒,研如脂)

為末,飲服半錢匕。虛者,減之。

膿在膈上則吐,在膈下則泄。下多,飲冷水一杯,則止。

葶藶大棗瀉肺湯

葶藶(炒黃,研,彈子大)、大棗(十二枚)

水三杯,煮棗,取二杯,去棗,入葶藶,煮取一杯,頓服。

膿未成則痰下,膿已成則膿下。

重新聲明!我們沒有生產任何藥物!

近日不少網友發郵件查詢,詢問印有中醫世家的字的藥物,在此我們重新,我們並沒有生產任何藥物、藥品、藥丸、湯藥,所有在網上印有中醫世家的字的藥物都與我們沒有任何關係,並不出自我們,請各位小心服用,不要胡亂服藥,祝各位身體健康,謝謝!

我們需要你的支持!

我們為免費提供中醫知識給大家的平台,若大家看完有所得益,有意支持我們可點-->支持我們,我們會繼續努力為大家繼續製作更多中醫知識,謝謝大家!

也可讚好下面我們的Facebook Page作為支持,謝謝大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