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黃帝內經】腹中論篇第四十(原文及譯文)

腹中論篇第四十【原文】

黃帝問曰:有病心腹滿,旦食則不能暮食,此為何病?岐伯對曰:名為鼓脹。帝曰:治之奈何?岐伯曰:治之以雞矢醴,一劑知,二劑已。帝曰:其時有復發者何也?岐伯曰:此飲食不節,故時有病也。雖然其病且已,時故當病,氣聚於腹也。帝曰:有病胸脅支滿者,妨於食,病至則先聞腥臊臭,出清液,先唾血,四肢清,目眩,時時前後血,病名為何?何以得之?岐伯曰:病名血枯,此得之年少時,有所大脫血,若醉入房中,氣竭肝傷,故月事衰少不來也。帝曰:治之奈何?復以何術?岐伯曰:以四烏鰂骨一藘茹二物併合之,丸以雀卵,大如小豆,以五丸為後飯,飲以鮑魚汁,利腸中及傷肝也。帝曰:病有少腹盛,上下左右皆有根,此為何病?可治不?岐伯曰:病名曰伏梁。帝曰:伏梁何因而得之?岐伯曰:裹大膿血,居腸胃之外,不可治,治之每切按之致死。帝曰:何以然?岐伯曰:此下則因陰,必下膿血,上則迫胃脘,生膈,挾胃脘內癰,此久病也,難治。居臍上為逆,居臍下為從,勿動亟奪。論在《刺法》中。帝曰:人有身體髀股䯒皆腫,環臍而痛,是為何病?岐伯曰:病名伏梁,此風根也。其氣溢於大腸而著於肓,肓之原在臍下,故環臍而痛也。不可動之,動之為水溺澀之病。帝曰:夫子數言熱中消中,不可服高梁芳草石藥,石藥發瘨,芳草發狂。夫熱中消中者,皆富貴人也,今禁高梁,是不合其心,禁芳草石藥,是病不愈,願聞其說。岐伯曰:夫芳草之氣美,石藥之氣悍,二者其氣急疾堅勁,故非緩心和人,不可以服此二者。帝曰:不可以服此二者,何以然?岐伯曰:夫熱氣慓悍,藥氣亦然,二者相遇,恐內傷脾,脾者土也而惡木,服此藥者,至甲乙日更論。帝曰:善。有病膺腫頸痛胸滿腹脹,此為何病?何以得之?岐伯曰:名厥逆。帝曰:治之奈何?岐伯曰:灸之則喑,石之則狂,須其氣並,乃可治也。帝曰:何以然?岐伯曰:陽氣重上,有餘於上,灸之則陽氣入陰,入則喑;石之則陽氣虛,虛則狂;須其氣並而治之,可使全也。帝曰:善。何以知懷子之且生也?岐伯曰:身有病而無邪脈也。帝曰:病熱而有所痛者何也?岐伯曰:病熱者,陽脈也,以三陽之動也,人迎一盛少陽,二盛太陽,三盛陽明,入陰也。夫陽入於陰,故病在頭與腹,乃䐜脹而頭痛也。帝曰:善。

腹中論篇第四十【譯文】

【原文】黃帝問曰:有病心腹滿,旦食則不能暮食,此為何病?

岐伯對曰:名為鼓脹。

帝曰:治之奈何?

岐伯曰:治之以雞矢醴,一劑知,二劑已。

帝曰:其時有復發者,何也?

岐伯曰:此飲食不節,故時有病也。雖然其病且已,時故當病,氣聚於腹也。

【譯文】黃帝問道:有一種心腹脹滿的病,早晨吃了飯晚上就不能再吃,這是什麼病呢?

岐伯回答說:這叫鼓脹病。

黃帝說:如何治療呢?

岐伯說:可用雞失醴來治療,一劑就能見效,兩劑病就好了。

黃帝說:這種病有時還會復發是為什麼呢?

岐伯說:這是因為飲食不注意,所以病有時復發。這種情況多是正當疾病將要痊癒時,而又復傷於飲食,使邪氣復聚於腹中,因此鼓脹就會再發。


【原文】帝曰:有病胸脅支滿者,妨於食,病至則先聞腥臊臭,出清液,先唾血,四支清,目眩,時時前後血,病名為何?何以得之?

岐伯曰:病名血枯。此得之年少時有所大脫血;若醉入房中,氣竭肝傷,故月事衰少不來也。

帝曰:治之奈何?復以何術?

岐伯曰:以四烏鰂骨一藘茹二物併合之,丸以雀卵,大如小豆;以五丸為後飯,飲以鮑魚汁,利腸中及傷肝也。

【譯文】黃帝說:有一種胸脅滿的病,妨礙飲食,發病時先聞到腥臊的氣味,鼻流清涕,先唾血,四肢清冷,頭目眩暈,時常大小便出血,這種病叫什麼名字?是什麼原因引起的?

岐伯說:這種病的名字叫血枯,得病的原因是在少年的時候患過大的失血病,使內臟有所損傷,或者是醉後肆行房事,使腎氣竭,肝血傷,所以月經閉止而不 來。

黃帝說:怎樣治療呢?要用什麼方法使其恢復?

岐伯說:用四份烏賊骨,一份藘菇,二藥混合,以雀卵為丸,製成如小豆大的丸藥,每次服五丸,飯前服藥,飲 以鮑魚汁。這個方法可以通利腸道,補益損傷的肝臟。


【原文】

帝曰:病有少腹盛,上下左右皆有根,此為何病?可治不?

岐伯曰:病名曰伏梁。

帝曰:伏梁何因而得之?

岐伯曰:裹大膿血,居腸胃之外,不可治,治之每切按之致死。

帝曰:何以然?

岐伯曰:此下則因陰,必下膿血,上則迫胃脘,生鬲,俠胃脘內癰。此久病也,難治。居齊上為逆,居齊下為從,勿動亟奪。論在刺法中。

帝曰:人有身體髀股脛皆腫,環臍而痛,是為何病?

岐伯曰:病名伏梁,此風根也。其氣溢於大腸,而著於肓,肓之原在臍下,故環臍而痛也。不可動之,動之為水溺澀之病。

岐伯說:小腹部裹藏着大量膿血,居於腸胃之外,不可能治癒的。在診治時,不宜重按,每因重按而致死。

【譯文】黃帝說:病有少腹堅硬盛滿,上下左右都有根蒂,這是什麼病呢?可以治療嗎?

岐伯說:病的名字叫伏梁。

黃帝說:伏梁由於什麼引起呢?

岐伯說:小腹部裹藏着大量膿血,居於腸胃之外,不可能治癒的。在診治時,不宜重按,每因重按而致死。

黃帝說:為什麼會這樣呢?

岐伯說;此下為小腹及二陰,按摩則使膿血下出;此上是胃脘部,按摩則上迫胃脘,能使橫膈與胃脘之間發生癰此為根深蒂固的久病,故難治療。一般地說,這種病生在臍上的為逆症,生在臍下的為順症,切不可急切按摩,以使其下奪。關於本病的治法,在《刺法》中有所論述。

黃帝說:有人身體髀、股、小腿等部位都發腫,且環繞臍部疼痛,這是什麼病呢?

岐伯說:病的名字叫伏梁,這是由於宿受風寒所致。風寒之氣充溢於大腸而留着於肓,肓的根源在臍下氣海,所以繞臍而痛。這種病不可用攻下的方法治療,如果誤用攻下,就會發生小便澀滯不利的病。


【原文】帝曰:夫子數言熱中、消中,不可服高梁、芳草、石藥,石藥發癲,芳草發狂。夫熱中、消中者,皆富貴人也,今禁高梁,是不合其心,禁芳草、石藥,是病不愈,願聞其說。

岐伯曰:夫芳草之氣美,石藥之氣悍,二者其氣急疾堅勁,故非緩心和人,不可以服此二者。

帝曰:不可以服此二者,何以然?

岐伯曰:夫熱氣栗悍,藥氣亦然,二者相遇,恐內傷脾。脾者土也,而惡木,服此藥者,至甲乙日更論。

【譯文】黃帝說:先生屢次說患熱中、消中病的,不能吃肥甘厚,也不能吃芳香藥草和金石藥,因為金石藥物能使人法癲,芳草藥物能使人發狂。患熱中、消中病的,多是富貴之人,現在如禁止他們吃肥甘厚味,則不適合他們的心理,不使用芳草石藥,又治不好他們的病,這種情況如何處理呢?我願意聽聽你的意見。

岐伯說:芳草之氣多香竄,石藥之氣多猛悍,這兩類藥物的性能都是疾堅勁的,若非性情和緩的人,不可以服用這兩類藥物。

黃帝說:不可以服用這兩類藥物,是什麼道理呢?

岐伯說:因為這種人平素嗜食肥甘而生內熱,熱氣本身是慓悍的,藥物的性能也是這樣,兩者遇在一起,恐怕會損傷人的脾氣,脾屬木而惡土,所以服用這類藥物,在甲日和已日肝木主令時,病情就會更加嚴重。


【原文】帝曰:善。有病膺腫頸痛,胸滿腹脹,此為何病?何以得之?

岐伯曰:名厥逆。

帝曰:治之奈何?

岐伯曰:灸之則喑,石之則狂,須其氣並,乃可治也。

帝曰:何以然?

岐伯曰:陽氣重上,有餘於上,灸之則陽氣入陰,入則喑;石之則陽氣虛,虛則狂。須其氣並而治之,可使全也。

【譯文】黃帝說:好。有人患膺腫頸痛,胸滿腹脹,這是什麼病呢?是什麼原因引起的?

岐伯說:病名叫厥逆。

黃帝說:如何治療才好?

岐伯說:這種病如果用灸法便會失音,用針刺就會發狂,必須等到陰陽之氣上下相合,才能進行治療。

黃帝說:為什麼呢?

岐伯說:上本為陽,陽氣又逆於上,重陽在上,則有餘於上,若再用灸法,是以火濟火,陽極乘陰,陰不能上承,故發生失音;若用砭石針刺,陽氣隨刺外泄則虛,神失其守,故發生神志失常的狂證;必須在陽氣從上下降,陰氣從下上升,陰陽二氣交並以後再進行治療,才可以獲得痊癒。


【原文】帝曰:善。何以知懷子之且生也?

岐伯曰:身有病無邪脈也。

帝曰:病熱而有所痛者,何也?

岐伯曰:病熱者,陽脈也。以三陽之動也,人迎一盛少陽,二盛太陽,三盛陽明。入陰也,夫陽入於陰,故病在頭與腹,乃脘脹而頭痛也。

帝曰:善。

【譯文】黃帝說:好。婦女懷孕且要生產是如何知道的呢?

岐伯說:其身體似有某些病的徵候,但不見有病脈,就可以診為妊娠。

黃帝說:有病發熱而兼有疼痛的是什麼原因呢?

岐伯說:陽脈是主熱證的,外感發熱是三陽受邪,故三陽脈動甚。若人迎一倍於寸口,是病在太陽;大三倍於寸口,是病在陽明。三陽既畢,則傳入於三陰。病在三陽,則發熱頭痛,今傳入於三陰,故又出現腹部脹滿,所以病人有腹脹和頭痛的症狀。

黃帝說:很好。


本文只作學術分享,沒有指導用藥,所有用藥必先經專業註冊醫生同意才可使用,請勿自行服用。

想追蹤最新中醫資訊可讚好我們的facebook,我們會定期分享中藥針炙穴位等的專業知識,有任何疑問,也歡迎提出,我們樂意解答!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中醫世家-114891956719938/

從前的【中醫世家】改名為【中醫道】

雖然很不捨,但以免有朋友被誤導,所以我們决定改名啦!我們會繼續分享不同的中醫知識給你們,希望各位身體健康!🥰

我們需要你的支持!

我們為免費提供中醫知識給大家的平台,若大家看完有所得益,有意支持我們可點-->支持我們,我們會繼續努力為大家繼續製作更多中醫知識,謝謝大家!

也可讚好下面我們的Facebook Page作為支持,謝謝大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