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黃帝內經】評熱病論篇第三十三(原文及譯文)

評熱病論篇第三十三【原文】

黃帝問曰:有病溫者,汗出輒復熱,而脈躁疾不為汗衰,狂言不能食,病名為何?岐伯對曰:病名陰陽交,交者死也。帝曰:願聞其說。岐伯曰:人所以汗出者,皆生於穀,穀生於精,今邪氣交爭於骨肉而得汗者,是邪卻而精勝也,精勝則當能食而不復熱。復熱者邪氣也,汗者精氣也,今汗出而輒復熱者,是邪勝也,不能食者,精無俾也,病而留者,其壽可立而傾也。且夫《熱論》曰:汗出而脈尚躁盛者死。今脈不與汗相應,此不勝其病也,其死明矣。狂言者是失志,失志者死。今見三死,不見一生,雖愈必死也。帝曰:有病身熱汗出煩滿,煩滿不為汗解,此為何病?岐伯曰:汗出而身熱者風也,汗出而煩滿不解者厥也,病名曰風厥。帝曰:願卒聞之。岐伯曰:巨陽主氣,故先受邪,少陰與其為表裡也,得熱則上從之,從之則厥也。帝曰:治之奈何?岐伯曰:表裡刺之,飲之服湯。帝曰:勞風為病何如?岐伯曰:勞風法在肺下,其為病也,使人強上冥視,唾出若涕,惡風而振寒,此為勞風之病。帝曰:治之奈何?岐伯曰:以救俯仰。巨陽引精者三日,中年者五日,不精者七日,咳出青黃涕,其狀如膿,大如彈丸,從口中若鼻中出,不出則傷肺,傷肺則死也。帝曰:有病腎風者,面胕痝然壅,害於言,可刺不?岐伯曰:虛不當刺,不當刺而刺,後五日其氣必至。帝曰:其至何如?岐伯曰:至必少氣時熱,時熱從胸背上至頭,汗出手熱,口乾苦渴,小便黃,目下腫,腹中鳴,身重難以行,月事不來,煩而不能食,不能正偃,正偃則咳甚,病名曰風水,論在《刺法》中。帝曰:願聞其說。岐伯曰:邪之所湊,其氣必虛,陰虛者陽必湊之,故少氣時熱而汗出也。小便黃者,少腹中有熱也。不能正偃者,胃中不和也。正偃則咳甚,上迫肺也。諸有水氣者,微腫先見於目下也。帝曰:何以言?岐伯曰:水者陰也,目下亦陰也,腹者至陰之所居,故水在腹者,必使目下腫也。真氣上逆,故口苦舌乾,臥不得正偃,正偃則咳出清水也。諸水病者,故不得臥,臥則驚,驚則咳甚也。腹中鳴者,病本於胃也。薄脾則煩不能食,食不下者,胃脘隔也。身重難以行者,胃脈在足也。月事不來者,胞脈閉也,胞脈者屬心而絡於胞中,今氣上迫肺,心氣不得下通,故月事不來也。帝曰:善。

評熱病論篇第三十三【譯文】

【原文】黃帝問曰:有病溫者,汗出輒復熱,而脈躁疾,不為汗衰,狂言不能食,病名為何?

岐伯對曰:病名陰陽交,交者死也。

帝曰:願聞其說?

岐伯曰:人所以汗出者,皆生於谷,谷生於精。今邪氣交爭於骨肉而得汗者,是邪卻而精勝也。精勝,則當能食而不復熱。復熱者,邪氣也。汗者,精氣也。今汗出而輒復熱者,是邪勝也。不能食者,精無俾也。病而留者,其壽可立而傾也。且夫《熱論》曰:汗出而脈尚躁盛者死。今脈不與汗相應,此不勝其病也,其死明矣。狂言者,是失志,失志者死。今見三死,不見一生,雖愈必死也。

【譯文】黃帝問道:有的溫熱病患者,汗出以後,隨即又發熱,脈象急疾躁動,其病勢不僅沒有因汗出而衰減,反而出現言語狂亂,不進飲食等症狀,這叫什麼病?

岐伯回答說:這種病叫陰陽交,陰陽交是死症。

黃帝說:我想聽聽其中的道理。

岐伯說:人所以能夠出汗,是依賴於水谷所化生的精氣,水谷之精氣旺盛,便能勝過邪氣而出汗,現在邪氣與正氣交爭於骨肉之間,能夠得到汗出的是邪氣退而精氣勝,精氣勝的應當能進飲食而不再發熱。復發熱是邪氣尚留,汗出是精氣勝邪,現在汗出後又復發熱,是邪氣勝過精氣。不進飲食,則精氣得不到繼續補益,邪熱又逗留不去,這樣發展下去,病人的生命就會立即發生危險。《熱論》中也曾說:汗出而脈仍躁盛,是死證。現在其脈象不與汗出相應,是精氣已經不能勝過邪氣,死亡的徵象已是很明顯的了。況且狂言亂語是神志失常,神志失常是死證。現在已出現了三種死 證,卻沒有一點生機,病雖可能因汗出而暫時減輕,但終究是要死亡的。


【原文】帝曰:有病身熱,汗出煩滿,煩滿不為汗解,此為何病?

岐伯曰:汗出而身熱者,風也;汗出而煩滿不解者,厥也,病名曰風厥。

帝曰:願卒聞之?

岐伯曰:巨陽主氣,故先受邪,少陰與其為表里也,得熱則上從之,從之則厥也。

帝曰:治之奈何?

岐伯曰:表里刺之,飲之服湯。

【譯文】黃帝說:有的病全身發熱,汗出,煩悶,其煩悶並不因汗出而緩解,這是什麼病呢?

岐伯說:汗出而全身發熱,是因感受了風邪;煩悶不解,是由於下氣上逆所致, 病名叫風厥。

黃帝說:希望你能詳盡地講給我聽。

岐伯說:太陽為諸陽主氣,主人一身之表,所以太陽首先感受風邪的侵襲。少陰與太陽相為表里,表病則里必應之,少陰手太陽發熱的影響,其氣亦從之而上逆,上逆便稱為厥。

黃帝說:怎麼治療呢?

岐伯說:治療時應並刺太陽、少陰表里兩經,即刺太陽以瀉風熱之邪,刺少陰以降上逆之氣,並內服湯藥。


【原文】帝曰:勞風為病何如?

岐伯曰:勞風法在肺下。其為病也,使人強上冥視,唾出若涕,惡風而振寒,此為勞風之病。

帝曰:治之奈何?

岐伯曰:以救俯仰。巨陽引精者三日,中年者五日,不精者七日。咳出青黃涕,其狀如膿,大如彈丸,從口中若鼻中出,不出則傷肺,傷肺則死也。

帝曰:有病腎風者,面浮然壅,害於言,可刺否?

岐伯曰:虛不當刺,不當刺而刺,後五日其氣必至。

【譯文】黃帝說:勞風的病情是怎樣的呢?

岐伯說:勞風的受邪部位常在肺下,其發病的症狀,使人頭項強直,頭昏眩而視物不清,唾出粘痰似涕,惡風而寒慄,這就是勞風病的發病情況。

黃帝說:怎樣治療呢?

岐伯說:首先應使其胸中通暢,俯仰自如。腎經充盛的青年人,太陽之氣能引腎經外布,則水能濟火,經適當治療,可三日而愈;中年人精氣稍衰,須五日可愈;老年人精氣已衰,水不濟火,須七日始愈。這種病人,咳出青黃色粘痰,其狀似膿,凝結成塊,大小如彈丸,應使痰從口中或鼻中排出,如果不能咳出,就要傷其肺,肺傷則死。

黃帝說:有患腎風的人,面部浮腫,目下壅起,妨害言語,這種病可以用針刺治療嗎?

岐伯說:虛證不能用刺。如果不應當刺而誤刺,必傷其真氣,使其臟氣虛,五天以後,則病氣復至而病勢加重。


【原文】帝曰:其至何如?

岐伯曰:至必少氣時熱,時熱從胸背上至頭,汗出手熱,口乾苦渴,小便黃,目下腫,腹中鳴,身重難以行,月事不來,煩而不能食,不能正偃,正偃則咳,病名曰風水,論在《刺法》中。

帝曰:願聞其說。

岐伯曰:邪之所湊,其氣必虛。陰虛者陽必湊之,故少氣時熱而汗出也,小便黃者,少腹中有熱也。不能正偃者,胃中不和也。正偃則咳甚,上迫肺也。諸有水氣者,微腫先見於目下也。

帝曰:何以言?

岐伯曰:水者陰也,目下亦陰也,腹者至陰之所居,故水在腹者,必使目下腫也。真氣上逆,故口若舌干,臥不得正偃,正偃則咳出清水也。諸水病者,故不得臥,臥則驚,驚則咳甚也。腹中鳴也,病本於胃也。薄脾則煩不能食。食不下者,胃脘隔也。身重難以行者,胃脈在足也。月事不來者,胞脈閉也。胞脈者,屬心而絡於胞中。今氣上迫肺,心氣不得下通,故月事不來也。

帝曰:善!

【譯文】黃帝說:病氣至時情況樣呢?

岐伯說:病氣至時,病人必感到少氣,時發熱,時常覺得熱從胸背上至頭,汗出手熱,口中乾渴,小便色黃,目下浮腫,腹中鳴響,身體沉重,行動困難。如患者是婦女則月經閉止,心煩而不能飲食,不能仰臥,仰臥就咳嗽得很厲害,此病叫風水,在《刺法》中有所論述。

黃帝說:我想聽聽其中的道理。

岐伯說:邪氣之所以能夠侵犯人體,是由於其正氣先虛。腎臟屬陰,風邪屬陽。腎陰不足,風陽便乘虛侵入,所以呼吸少氣,時時發熱而汗出。小便色黃,是因為腹中有熱。不能仰臥,是以內水氣上乘於胃,而胃中不和。仰臥則咳嗽加劇,是因為水氣上迫於肺。凡是有水氣病的,目下部先出現微腫。

黃帝說:為什麼這樣說?

岐伯說:水是屬陰的,目下也是屬陰的部位,腹部也是至陰所在之處,所以腹中有水的,必使目下部位微腫。水邪之氣上泛凌心,迫使臟真心火之氣上逆,所以口苦咽干,不能仰臥,仰臥則水氣上逆而咳出清水。凡是有水氣病的人,都因水氣上乘於胃而不能臥,臥則水氣上凌於心而驚,逆於肺則咳嗽加劇。腹中鳴響,是胃腸中有水氣竄動,其病本在於胃。若水迫於脾,則心煩不能進食。飲食不進,是水氣阻隔於胃脘。身體沉重而行動困難,是因為胃的經脈下行於足部,水氣隨經下流所致。婦女月經不來,是因為水氣阻滯,胞脈閉塞不通的緣故。胞脈屬於心而下絡於胞中,現水氣上迫於肺,使心氣不得下通,所以胞脈閉而月經不來。

黃帝說:好啊!


本文只作學術分享,沒有指導用藥,所有用藥必先經專業註冊醫生同意才可使用,請勿自行服用。

想追蹤最新中醫資訊可讚好我們的facebook,我們會定期分享中藥針炙穴位等的專業知識,有任何疑問,也歡迎提出,我們樂意解答!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中醫世家-114891956719938/

從前的【中醫世家】改名為【中醫道】

雖然很不捨,但以免有朋友被誤導,所以我們决定改名啦!我們會繼續分享不同的中醫知識給你們,希望各位身體健康!🥰

我們需要你的支持!

我們為免費提供中醫知識給大家的平台,若大家看完有所得益,有意支持我們可點-->支持我們,我們會繼續努力為大家繼續製作更多中醫知識,謝謝大家!

也可讚好下面我們的Facebook Page作為支持,謝謝大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