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聖心源(卷二)

卷二

內外感傷,百變不窮,溯委窮源,不過六氣。六氣了徹,百病莫逃,義至簡而法至精也。仲景既沒,此義遂晦,寒熱錯訛,燥濕乖謬,零素雪於寒泉,飄溫風於陽谷,以水益水而愈深,以火益火而彌熱。生靈夭札,念之疚心,作六氣解。

六氣解

六氣名目

【六氣】【臟腑相對應屬性】【臟腑相對應屬性】
厥陰風木足厥陰肝—乙木手厥陰心主—相火
少陰君火 手少陰心—丁火足少陰腎—癸水
少陽相火 手少陽三焦—相火足少陽膽—甲木
太陰濕土 足太陰脾—己土手太陰肺—辛金
陽明燥金 手陽明大腸—庚金 足陽明胃—戊土
太陽寒水 足太陽膀胱—壬水 手太陽小腸—丙火

六氣從化

天有六氣,地有五行,六氣者,風、熱、暑、濕、燥、寒,五行者,木、火、土、金、水。在天成象,在地成形,六氣乃五行之魂,五行即六氣之魄。人為天地之中氣,秉天氣而生六腑,秉地氣而生五臟。六氣五行,皆備於人身,內傷者,病於人氣之偏,外感者,因天地之氣偏,而人氣感之。

內外感傷,總此六氣。其在天者,初之氣,厥陰風木也,在人則肝之經應之。二之氣,少陰君火也,在人則心之經應之。三之氣,少陽相火也,在人則三焦之經應之。四之氣,太陰濕土也,在人則脾之經應之。五之氣,陽明燥金也,在人則大腸之經應之。六之氣,太陽寒水也,在人則膀胱之經應之。

天人同氣也,經有十二,六氣統焉。足厥陰以風木主令,手厥陰火也,從母化氣而為風。手少陽以相火主令,足少陽木也,從子化氣而為暑。手少陰以君火主令,足少陰水也,從妻化氣而為熱。足太陽以寒水主令,手太陽火也,從夫化氣而為寒。足太陽以濕土主令,手太陰金也,從母化氣而為濕。手陽明以燥金主令,足陽明土也,從子化氣而為燥。

蓋癸水上升,而化丁火,故手少陰以君火司氣,而足少陰癸水在從化之例。丙火下降,而化壬水,故足太陽以寒水當權,而手太陽丙火在奉令之條。木之化火也,木氣方盛,而火氣初萌,母強子弱,故手厥陰以相火而化氣於風木。火氣既旺,而木氣已虛,子壯母衰,故足少陽以甲木而化氣於相火。土之化金也,土氣方盛,而金氣初萌,母強子弱,故手太陰以辛金而化氣於濕土。金氣方旺,而土氣已虛,子壯母衰,故足陽明以戊土而化氣於燥金。母氣用事,子弱未能司權,則子從母化,子氣用事,母虛不能當令,則母從子化,所謂將來者進,成功者退,自然之理也。

六氣偏見

人之六氣,不病則不見,凡一經病則一經之氣見。平人六氣調和,無風、無火、無濕、無燥、無熱、無寒,故一氣不至獨見,病則或風、或火、或濕、或燥、或寒、或熱,六氣不相交濟,是以一氣獨見。如厥陰病則風盛,少陰病則熱盛,少陽病則暑盛,太陰病則濕盛,陽明病則燥盛,太陽病則寒盛也。

以此氣之偏盛,定緣彼氣之偏虛。如厥陰風盛者,土金之虛也。少陰熱盛、少陽暑盛者,金水之虛也。太陰濕盛者,水木之虛也。陽明燥盛者,木火之虛也。太陽寒盛者,火土之虛也。以六氣之性,實則克其所勝而侮所不勝,虛則己所不勝者乘之,而己所能勝者亦來侮之也。

究之一氣之偏盛,亦緣於虛。厥陰能生,則陽氣左升而木榮,其風盛者,生意之不遂也。少陰能長,則君火顯達而上清,其熱盛者,長氣之不旺也。陽明能收,則陰氣右降而金肅,其燥盛者,收令之失政也。太陽能藏,則相火閉蟄而下暖,其寒盛者,臟氣之不行也。土為四維之中氣,木火之能生長者,太陰己土之陽升也,金水之能收藏者,陽明戊土之陰降也。

中氣旺則戊己轉運而土和,中氣衰則脾胃濕盛而不運。土生於火而火滅於水,土燥則剋水,土濕則水氣氾濫,侮土而滅火。水泛土濕,木氣不達,則生意盤塞,但能賊土,不能生火以培土,此土氣所以困敗也。血藏於肝而化於脾,太陰土燥,則肝血枯而膽火炎,未嘗不病。但足太陰脾以濕土主令,足陽明胃從燥金化氣,濕為本氣而燥為化氣,是以燥氣不敵濕氣之旺。陰易盛而陽易衰,土燥為病者,除陽明傷寒承氣證外不多見,一切內外感傷雜病,盡緣土濕也。

本氣衰旺

經有十二,司化者六經,從化者六經。從化者不司氣化,總以司化者為主,故十二經統於六氣。病則或見司化者之本氣,或見從化者之本氣,或司化者而見從化之氣,或從化者而見司化之氣,全視乎本氣之衰旺焉。

手少陰以君火司化,足少陰之水從令而化熱者,常也。而足少陰之病寒,是從化者自見其本氣,以水性原寒,手少陰之病寒,是司化者而見從化之氣,以君火原從水化也。足太陽以寒水司化,手太陽之火從令而化寒者,常也。而手太陽之病熱,是從化者自見其本氣,以火性原熱,足太陽之病熱,是司化者而見從化之氣,以寒水原從火化也。足厥陰以風木司化,手厥陰之火從令而化風,手少陽以相火司化,足少陽之木從令而化暑者,常也。而手厥陰之病暑,足少陽之病風,是從化者自見其本氣,以火性生暑而木性生風也。足太陰以濕土司化,手太陰之金從令而化濕,手陽明以燥金司化,足陽明之土從令而化燥者,常也。而手太陰之病燥,足陽明之病濕,是從化者自見其本氣,以金性本燥而土性本濕也。

大抵足太陽雖以寒化,而最易病熱。手少陰雖以熱化,而最易病寒。厥陰原以風化,而風盛者固多。少陽雖以火化,而火敗者非少。金性本燥,而手太陰從土化濕者,常有七八。土性本濕,而足陽明從金化燥者,未必二三也。

厥陰風木

風者,厥陰木氣之所化也,在天為風,在地為木,在人為肝。足厥陰以風木主令,手厥陰心主以相火而化氣於風木,緣木實生火,風木方盛,子氣初胎,而火令未旺也。

冬水閉藏,一得春風鼓動,陽從地起,生意乃萌。然土氣不升,固賴木氣以升之,而木氣不達,實賴土氣以達焉。蓋厥陰肝木,生於腎水而長於脾土,水土溫和,則肝木發榮,木靜而風恬,水寒土濕,不能生長木氣,則木鬱而風生。

木以發達為性,己土濕陷,抑遏乙木發達之氣,生意不遂,故鬱怒而克脾土,風動而生疏泄。凡腹痛下利,亡汗失血之證,皆風木之疏泄也。肝藏血而華色,主筋而榮爪,風動則血耗而色枯,爪脆而筋急。凡眥黑唇青,爪斷筋縮之證,皆風木之枯燥也。及其傳化乘除,千變不窮,故風木者,五臟之賊,百病之長。凡病之起,無不因於木氣之郁,以肝木主生,而人之生氣不足者,十常八九,木氣抑鬱而不生,是以病也。

木為水火之中氣,病則土木鬱迫,水火不交,外燥而內濕,下寒而上熱。手厥陰,火也,木氣暢遂,則厥陰心主從令而化風,木氣抑鬱,則厥陰心主自現其本氣。是以厥陰之病,下之則寒濕俱盛,上之則風熱兼作,其氣然也。

少陽相火

暑者,少陽相火之所化也,在天為暑,在地為火,在人為三焦。手少陽以相火主令,足少陽膽以甲木而化氣於相火,緣火生於木,相火既旺,母氣傳子,而木令已衰也。

三焦之火,隨太陽膀胱之經下行,以溫水藏,出膕中,貫腨腸,而入外踝。君火升於足而降於手,相火升於手而降於足,少陽之火降,水得此火,而後通調,故三焦獨主水道。《素問·靈蘭秘典》:三焦者,決瀆之官,水道出焉。膀胱者,州都之官,津液藏焉,氣化則能出矣。蓋水性閉蟄而火性疏泄,閉蟄則善藏,疏泄則善出。《靈樞·本輸》:三焦者,入絡膀胱,約下焦,實則閉癃,虛則遺溺。相火下蟄,水臟溫暖而水腑清利,則出不至於遺溺,藏不至於閉癃,而水道調矣。水之所以善藏者,三焦之火秘於腎臟也,此火一泄,陷於膀胱,實則下熱而閉癃,虛則下寒而遺溺耳。

手之陽清,足之陽濁,清則升而濁則降。手少陽病則不升,足少陽病則不降,凡上熱之證,皆甲木之不降,於三焦無關也。相火本自下行,其不下行而逆升者,由於戊土之不降。戊土與辛金,同主降斂,土降而金斂之,相火所以下潛也。戊土不降,辛金逆行,收氣失政,故相火上炎。足少陽雖從三焦化火,而原屬甲木,病則兼現其本氣。相火逆行,則克庚金,甲木上侵,則賊戊土。手足陽明,其氣本燥,木火雙刑,則燥熱鬱發,故少陽之病,多傳陽明。然少陽之氣,陰方長而陽方消,其火雖盛,而亦易衰。陰消陽長則壯,陰長陽消則病,病於相火之衰者,十之八九,(內傷驚悸之證,皆相火之衰也。)病於相火之旺者,十之一二而已。(傷寒少陽有之)

少陰君火

熱者,少陰君火之所化也,在天為熱,在地為火,在人為心。少陰以君火主令,手少陰心,火也,足少陰腎,水也,水火異氣,而以君火統之,緣火位於上而生於下。坎中之陽,火之根也,坎陽升則上交離位而化火,火升於水,是以癸水化氣於丁火。水化而為火,則寒從熱化,故少陰之氣,水火併統,而獨以君火名也。

君火雖降於手而實升於足,陽盛則手少陰主令於上而癸水亦成溫泉,陰盛則足少陰司氣於下而丁火遂為寒灰。以丁火雖司氣化,而制勝之權,終在癸水,所恃者,生土以鎮之。但土雖剋水,而百病之,作率由土濕,濕則不能剋水而反被水侮。土能剋水者,惟傷寒陽明承氣一證,其餘則寒水侮土者,十九不止。土潰則火敗,故少陰一病,必寒水氾濫而火土俱負,其勢然也。至於上熱者,此相火之逆也。火中有液,癸水之根,相火上逆,災及宮城,心液消亡,是以熱作。凡少陰病熱,乃受累於相火,實非心家之過。而方其上熱,必有下寒,以水火分離而不交也。見心家之熱,當顧及腎家之寒。蓋水火本交,彼此相交,則為一氣,不交則離析分崩,逆為冰炭。究之火不勝水,則上熱不敵下寒之劇,不問可知也。

血根於心而藏於肝,氣根於腎而藏於肺,心火上熱,則清心家之血,腎水下寒,則暖腎家之氣。故補肝之血則宜溫,補心之血則宜清,補肺之氣則宜涼,補腎之氣則宜暖,此定法也。

太陰濕土

濕者,太陰土氣之所化也,在天為濕,在地為土,在人為脾。太陰以濕土主令,辛金從土而化濕,陽明以燥金主令,戊土從金而化燥。己土之濕為本氣,戊土之燥為子氣,故胃家之燥,不敵脾家之濕,病則土燥者少而土濕者多也。

太陰主升,己土升則癸水與乙木皆升。土之所以升者,脾陽之發生也,陽虛則土濕而不升,己土不升,則水木陷矣。火金在上,水木在下,火金降於戊土,水木升於己土。戊土不降,則火金上逆,己土不升,則水木下陷,其原總由於濕盛也。

《子華子》:陰陽交,則生濕。濕者,水火之中氣,上濕則化火而為熱,下濕則化水而為寒。然上亦有濕寒,下亦有濕熱。濕旺氣鬱,津液不行,火盛者,熏蒸而生熱痰,火衰者,氾濫而生寒飲,此濕寒之在上者。濕旺水鬱,膀胱不利,火衰者,流溢而為白淫,火盛者,梗澀而為赤濁,此濕熱之在下者。

便黃者,土色之下傳,便赤者,木氣之下陷。緣相火在水,一線陽根,溫升而化乙木。木中溫氣,生火之母,升則上達而化火,陷則下鬱而生熱。木氣不達,侵逼土位,以其鬱熱傳於己土,己土受之,於是浸淫於膀胱。五行之性,病則傳其所勝,其勢然也。

陰易盛而陽易衰,故濕氣恆長而燥氣恆消。陰盛則病,陽絕則死,理之至淺,未嘗難知。後世庸愚,補陰助濕,瀉火伐陽,病家無不夭枉於滋潤,此古今之大禍也。

陽明燥金

燥者,陽明金氣之所化也,在天為燥,在地為金,在人為大腸。陽明以燥金主令,胃土從令而化燥,太陰以濕土主令,肺金從令而化濕。胃土之燥,子氣而非本氣,子氣不敵本氣之旺,故陰盛之家,胃土恆濕。肺金之濕,母氣而非本氣,母氣不敵本氣之旺,故陽盛之家,肺金恆燥。

太陰性濕,陽明性燥,燥濕調停,在乎中氣,旺則辛金化氣於濕土而肺不傷燥,戊土化氣於燥金而胃不傷濕。中氣衰則陰陽不交而燥濕偏見,濕勝其燥,則飲少而食減,溺澀而便滑,燥勝其濕,則疾飢而善渴,水利而便堅。

陰易進而陽易退,濕勝者常多,燥勝者常少,辛金化濕者,十之八九,戊土化燥者,百不二三。陽明雖燥,病則太陰每勝而陽明每負,土燥而水虧者,傷寒陽明承氣證外,絕無而僅有,是以仲景垂法,以少陰負趺陽者為順。緣火勝則土燥,水勝則土濕,燥則剋水,濕則反為水侮。水負則生,土負則死,故少陰宜負而趺陽宜勝。以土能勝水,則中氣不敗,未有中氣不敗而人死者。

燥為寒熱之中氣,上燥則化火而為熱,下燥則化水而為寒。反胃噎膈之家,便若羊矢,其胃則濕而腸則燥。

濕為陰邪,陰性親下,故根起於脾土而標見於膝踝,燥為陽邪,陽性親上,故根起於大腸而標見於肘腕。所謂陰邪居下,陽邪居上一定之位也。

然上之燥,亦因於下之濕。中風之家,血枯筋縮,其膝踝是濕,而肘腕未嘗非燥使己土不濕,則木榮血暢,骨弱筋柔,風自何來!醫家識燥濕之消長,則仲景堂奧可階而升矣。

太陽寒水

寒者,太陽水氣之所化也,在天為寒,在地為水,在人為膀胱,太陽以寒水主令,足太陽膀胱,水也,手太陽小腸,火也,火水異氣而以寒水統之,緣水位於下而生於上。離中之陰,水之根也,離陰降而下交坎位而化水,水降於火,是以丙火化氣於壬水。火化而為水,則熱從寒化,故太陽之氣,水火併統,而獨以寒水名也。

水性本寒,少陽三焦之火,隨太陽而下行,水得此火,應當不寒。不知水之不寒者,癸水而非壬水也。蓋水以蟄藏為性,火秘於內,水斂於外,是謂平人。木火主裡,曰內而生長之,故里氣常溫,金水主表,自外而收藏之,故表氣常清。血生於木火,故血溫而內發,氣化於金水,故氣清而外斂。人之經脈,厥陰在裡,春氣之內生也,次則少陰,夏氣之內長也,次則陽明,秋氣之外收也,太陽在表,冬氣之外藏也。陽藏則外清而內溫,陽泄則內寒用外熱。外易寒水而為熱火,內易溫泉而為寒冰,外愈熱而內愈寒,生氣絕根,是以死也。

癸水溫而壬水寒則治,癸水寒而壬水熱則病。癸水病則必寒,壬水病則多熱。以丁火化於癸水,故少陰之臟,最易病寒,壬水化於丙火,故太陽之腑,最易病熱。是以病寒者,獨責癸水而不責壬水,病熱者,獨責壬水而不責癸水也。

六氣治法

仲景《傷寒》,以六經立法,從六氣也。六氣之性情形狀,明白昭揭,醫必知此,而後知六經之證。

六經之變化雖多,總不外乎六氣,此義魏晉而後,絕無解者。先聖之法,一線莫傳,凌夷至於今日,不堪問矣。

治厥陰風木法

桂枝苓膠湯

甘草、桂枝、白芍、茯苓、當歸、阿膠、生薑、大棗

上熱加黃芩。下寒加乾薑、附子。

治少陰君火法

黃連丹皮湯

黃連、白芍、生地、丹皮

少陰病,水勝火負,最易生寒。若有下寒,當用椒、附。

治少陽相火法

柴胡芍藥湯

柴胡、黃芩、甘草、半夏、人參、生薑、大棗、白芍

治太陰濕土法

術甘苓澤湯

甘草、茯苓、白朮、澤瀉

治陽明燥金法

百合五味湯

百合、石膏、麥冬、五味

治太陽寒水法

甘姜附湯

甘草、茯苓、乾薑、附子

太陽病,最易化生濕熱,以化氣於丙火,而受制於濕土也。若有濕熱,當用梔、膏之類。

重新聲明!我們沒有生產任何藥物!

近日不少網友發郵件查詢,詢問印有中醫世家的字的藥物,在此我們重新,我們並沒有生產任何藥物、藥品、藥丸、湯藥,所有在網上印有中醫世家的字的藥物都與我們沒有任何關係,並不出自我們,請各位小心服用,不要胡亂服藥,祝各位身體健康,謝謝!

我們需要你的支持!

我們為免費提供中醫知識給大家的平台,若大家看完有所得益,有意支持我們可點-->支持我們,我們會繼續努力為大家繼續製作更多中醫知識,謝謝大家!

也可讚好下面我們的Facebook Page作為支持,謝謝大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