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燥救肺湯

清燥救肺湯

【清燥救肺湯出自】《醫門法律》

【清燥救肺湯英文】Eliminate Dryness and Rescue the Lung Decoction

【清燥救肺湯藥材組方】

  1. 桑葉(9克)
  2. 石膏(8克)
  3. 麥冬(4克)
  4. 人參(2克)
  5. 胡麻仁(3克)
  6. 阿膠(3克)
  7. 杏仁(2克)
  8. 枇杷葉(3克)
  9. 甘草(3克)

【清燥救肺湯服用方法】

  • 水一碗,煎六分,頻頻二三次滾熱服
  • 現代用法:水煎,頻頻熱服。

【清燥救肺湯功效】

清燥潤肺,養陰益氣

【清燥救肺湯方解】

本方所治乃溫燥傷肺之重證。秋令氣候乾燥,燥熱傷肺,肺合皮毛,故頭痛身熱;肺為熱灼,氣陰兩傷,失其清肅潤降之常,故乾咳無痰、氣逆而喘、口渴鼻燥;《素問·至真要大論》說「諸氣腋郁,皆屬於肺」,肺氣不降,故胸膈滿悶,甚則脅痛;舌乾少苔,脈虛大而數均為溫燥傷肺佐證。治當清宣潤肺與養陰益氣兼顧,忌用辛香、苦寒之品,以免更加傷陰耗氣。

  • 方中重用桑葉質輕性寒,輕宣肺燥,透邪外出,為君藥。
  • 溫燥犯肺,溫者屬熱宜清,燥勝則乾宜潤,故臣以石膏辛甘而寒,清洩肺熱;麥冬甘寒,養陰潤肺。石膏雖沈寒,但用量輕於桑葉,則不礙君藥之輕宣;麥冬雖滋潤,但用量不及桑葉之半,自不妨君藥之外散。君臣相伍,宣中有清,清中有潤,是為清宣潤肺的常用組合。
  • 《難經‧十四難》雲「損其肺者,益其氣」,而土為金之母,故用人參益氣生津,合甘草以培土生金;胡麻仁阿膠麥冬養陰潤肺,肺得滋潤,則治節有權;《素問‧藏氣法時論》日「肺苦氣上逆,急食苦以洩之」,故用少量杏仁枇杷葉苦降肺氣,以上均為佐藥。
  • 甘草兼能調和諸藥,是為使藥。

原方中石膏煅用,頗具深意。《本草綱目》謂:「石膏,古法惟打碎如豆大,絹包入湯煮之,近人因其寒,火煅用過,或糖拌炒過,則不妨脾胃。」喻昌創制本方自稱「大約以胃氣為主,胃土為肺金之母也……蓋肺金自至於燥,所存陰氣,不過一線耳……傷其胃,其人尚有生理乎」。石膏大寒質重,主歸肺胃經,喻氏將其煅用,且用量極輕,是取其清肺熱而不傷胃氣之意。同書所載竹葉黃連湯方下,亦注明石膏用煅,可見喻氏組方用藥之精細,足資啓發。

 

【清燥救肺湯適用人群病徵】

主治:溫燥傷肺,氣陰兩傷證。

  • 乾咳無痰
  • 氣逆而喘
  • 頭痛身熱
  • 咽喉乾燥
  • 鼻燥、
  • 胸滿脅痛
  • 心煩口渴
  • 舌乾無苔
  • 脈虛大或數

適用病人:細菌性肺炎、病毒性肺炎、支氣管哮喘、急慢性支氣管炎、肺氣腫、肺癌等病臨床表現符合溫燥傷肺,氣陰兩傷證者。(所有內容只供學術參考,沒有指導用藥,如要使用,必先經專業註冊醫生同意才可使用藥方。)

【清燥救肺湯病機分析】

本方所治之證乃溫燥傷肺,氣陰兩傷所致。

  • 溫熱襲肺,擾亂肺氣,灼傷肺津,則乾咳無痰,氣逆而喘,咽喉乾燥,鼻燥,口渴
  • 溫熱之邪,逆亂內外上下,則頭痛身熱
  • 溫熱擾心,則心煩;舌乾無苔,脈虛大或數,皆為溫燥傷肺,氣陰兩傷之徵

【清燥救肺湯配伍特點】

  • 宣散藥配降洩藥,以使肺氣宣降有序
  • 辛涼藥配苦溫藥,溫受寒制而不助熱
  • 補血藥配滋陰藥,使陰從血中而化生
  • 宣散藥配滋陰藥,宣散不傷陰,滋陰不戀邪
  • 全方宣、清、潤三法並用,氣陰雙補,且宣散不耗氣,清熱不傷中,滋潤不膩膈。

【清燥救肺湯與桑杏湯分别】

本方與桑杏湯同治溫燥傷肺,但邪氣有深淺,病證有輕重。桑杏湯證屬溫燥邪傷肺衛,肺津受灼之輕證,症見身熱、咳嗽不甚、右脈數大者,治以輕宣清透合以涼潤為法;清燥救肺湯證為燥熱傷肺,衛氣同病而氣陰兩傷之重證,症見身熱較高、咳嗽較頻,甚則氣逆而喘、胸膈滿悶、脈虛大而數者,治以清宣潤肺與養陰益氣並進。

【清燥救肺湯條文】

清·喻嘉言《醫門法律·傷燥門·燥門諸方》

  • 桑葉經霜者,得金氣而柔潤不凋,取之為君,去枝梗,三錢  石膏煅,稟清肅之氣,極清肺熱,二錢五分  甘草和胃生金,一錢  人參生胃之津.養肺之氣,七分  胡麻仁炒,研,一錢  真阿膠八分麥門冬去心,一錢二分  杏仁炮.去皮尖,炒黃,匕分  枇杷葉一片,刷毛,蜜塗炙熏
  •     水一碗,煎六分,頻頻二三次滾熱服。痰多加貝母、瓜蔞,血枯加生地黃,熱甚加犀角、羚羊角,或加牛黃。
  •     諸氣膹郁之屬於肺者,屬於肺之燥也。而古今治氣郁之方,用辛香行氣,絕無一方治肺之燥者。諸痿、喘、嘔之屬於上者,亦屬於肺之燥也。而古今治法,以痿、嘔屬陽明,以喘屬肺,是則嘔與痿屬之巾下,而惟喘屬之上矣。所以乾百方中,亦無一方及於肺之燥也。即喘之屬於肺者,非表即下,非行氣即瀉氣,間有一二用潤劑者,又不得其肯綮。總之《內經》六氣,脫誤秋傷於燥一氣。指長夏之濕,為秋之燥。後人不敢更端其說,置此一氣於不理。即或明知理燥,而用藥夾雜,或弋獲飛蟲,茫無定法示人也。今擬此方,命名清燥救肺湯,大約以胃氣為主,胃主為肺金之母也。其天門冬雖能保肺,然味苦而氣滯,恐反傷胃阻痰,故不用也。其知母能滋腎水清肺金,亦以苦而不用。至如苦寒降火正治之藥,尤在所忌。蓋肺金自至於燥,所存陰氣不過一線耳,倘更以苦寒下其氣、傷其胃,其人尚有生理乎?誠仿此增損以救肺燥變生諸證,如沃焦救焚,不厭其頻,庶克有濟耳!

【清燥救肺湯歷代醫家方論】

  •  清·王子接:「燥日清者,傷於天之燥氣,當清以化之,非比內傷血燥宜於潤也。肺日救者,燥從金化,最易自戕肺氣,經言秋傷於燥,上逆而咳,發為痿厥。肺為嬌髒,不容緩圖,故日救。石膏之辛、麥門之甘、杏f一之苦,肅清肺經之氣。人參、甘草生津補土,培肺之母氣。桑葉入肺走腎,枇杷葉入肝走肺,清西方之燥,瀉東方之實。阿膠、胡麻色黑人腎,壯生水之源,雖亢火害金,水得承而制之,則肺之清氣肅而治節行,尚何有喘、嘔、痿、厥之患哉?若夫經言燥病治以苦溫,佐以酸辛者,此言初傷於燥,肺金之下未有火氣乘勝者也。嘉言喻子論燥極而立斯方,可謂補軒岐之不及。」《絳雪園古方選注·內科》
  • 清-尤怡:「清燥湯亦治長夏濕熱蒸人,氣體困倦,腰足痿軟之症,故比清暑益氣多黃連、茯苓、豬苓、柴胡.無澤瀉、葛根、青皮,則清利之力差多,疏滯之力差少。是名清燥,清以降逆,燥以勝濕也。」《醫學讀書記·清暑益氣湯、清燥湯合論》
  • 清·吳謙等:「經日:損其肺者益其氣。肺主諸氣故也。然火與元氣不兩立,故用人參、甘草甘溫而補氣,氣壯火自消,是用少火生氣之法也。若夫火燥膝郁於肺,非佐甘寒多液之品不足以滋肺燥,而肺氣反為壯火所食,益助其燥矣。故佐以石膏、麥冬、桑葉、阿膠、胡麻仁輩,使清肅令行,而壯火亦從氣化也。經日:肺苦氣上逆,急食苦以降之。故又佐以杏仁、枇杷葉之苦以降氣。氣降火亦降,而制節有權;氣行則不郁,諸痿、喘、嘔自除矣。要知諸腋郁,則肺氣必大虛,若泥於肺熱傷肺之說而不用人參,郁必不開而火愈熾,皮聚毛落,喘咳不休而死矣。此名之救肺,涼而能補之謂也。,若謂實火可瀉而久服芩、連,苦從火化,亡可立待耳。」 《醫宗金鑒·刪補名醫方論》
  • 清·汪文綺:「明喻嘉言謂秋傷於燥,冬生咳嗽,議論發前人之未發,而清燥救肺一方,創自己意,可為治燥之靈丹。至於結胸便秘,世俗多以傷寒混治,不知燥則生火,津液耗而腸胃乾,大小陷胸之法利於體實而不利於體虛者,可不慎歟!」《雜症會心錄·燥症》
  • 清·張望:「此方自制,大約以胃氣為主,胃土為肺金之母也。其天門冬雖能保肺,然昧苦而氣滯,恐反傷胃阻痰,故不用也。其知母能滋腎水、清肺金.亦以苦而不用。至如苦寒降火正治之藥,尤在所忌。蓋肺金自至於燥所存陰氣不過一線耳,倘更以苦寒下其氣傷其胃,其人尚有生理乎? 」《古今醫詩·論清燥救肺湯》
  • 清·陳修園:「 陳修同日:喻嘉言制此方,自注雲:諸氣膝郁之屬於肺者,屬於肺之燥也;諸痿喘嘔之屬於上者,亦屬於肺之燥也。古人以辛香之品解郁,固非燥症所宜;即用芩、連瀉火之品,而苦先人心,反從火化,又非所宜也。喻氏宗繆仲醇甘涼滋潤之法制出此方,名日清燥,實以滋水,即《易》所謂潤萬物者,莫潤乎水是也;名日救肺,實以補胃,以胃土為肺金之母也。最妙是人參一味,仲景於咳嗽症去之者,以其不宜於風寒水飲之咳嗽也。昔醫不讀《本草經》,疑仲景之法而試用之,用之增劇,遂有肺熱還傷肺之說,以人參為肺熱之禁藥。不知人參為肺寒之禁藥,為肺熱、肺燥之良藥也。扁鵲雲:損其肺者益其氣。捨人參之甘寒,何以瀉壯火而益元氣哉!」《時方歌括·濕可潤燥》
  • 清·吳達:「時值深秋燥氣外逼,略受風寒,衛氣一閉,即有戰慄之形,外閉者內必郁,郁則火不下降,刑及肺金,則目赤鼻紅矣。燥邪外侵,肺氣上逆,喉間自覺不利,口不渴者,究系秋病,外燥者內亦有濕,非若春溫之木火內動也。清燥救肺湯最為合拍,但必細審加減之法。火甚用石膏,火不甚去之。咳嗆有痰加杏仁,去麥冬,或麥冬、半夏並用,阿膠易川貝。若畏寒而有外感,易象貝.,痰多則蘇葉、杏仁必不可少,阿膠、麥冬斷不可用矣。」《醫學求是·醫案·椿記棧趙客秋燥證》
  • 清·張秉成:「喻氏治諸氣胺郁、諸痿喘嘔之屬於肺燥者。夫燥之一證,有金燥,有火燥,前已論之詳矣。此方為喻氏獨創,另具卓識,發為議論,後人亦無從置辨。雖其主治固無金燥、火燥之分,而細閱其方,仍從火燥一端起見。此必六淫火邪外傷於肺,而肺之津液素虧,為火刑逼,是以見諸氣聵郁、諸痿喘嘔之象。然外來之火,非徒用清降可愈,經有火郁發之之說,故以桑葉之輕宣肌表者以解外來之邪,且此物得金氣而柔潤不凋,取之為君;石膏甘寒色白,直清肺部之火,稟西方清肅之氣,以治其主病;肺與大腸為表裡,火逼津枯肺燥,則大腸亦燥,故以杏仁、麻仁降肺而潤腸,阿膠、麥冬以保肺之津液,人參、甘草以補肺之母氣;枇杷葉苦平,降氣除熱消痰,使金令得以下行,則聵郁、喘嘔之證,皆可愈矣。」《成方便讀·潤燥之劑》
  • 柯琴:「古方用香燥之品以治氣郁,不獲奏效者,以火就燥也。惟繆仲淳知之,故用甘涼滋潤之品,以清金保肺立法。喻氏宗其旨,集諸潤劑而制清燥救肺湯,用意深,取藥當,無遺蘊矣。石膏、麥冬秉西方之色,多液而甘寒,培肺金主氣之源,而氣不可郁。土為金母,子病則母虛,用甘草調補中宮生氣之源,而金有所持。金燥則水無以食氣而相生,母令子虛矣,取阿膠、胡麻黑色通腎者,滋其陰以上通生水之源,而金始不孤。西方虛,則東方實矣,木實金平之,二葉秉東方之色,人通於肝,枇杷葉外應毫毛,固肝家之肺藥,而經霜之桑葉,非肺家之肝藥乎?損其肺者,益其氣,人參之甘以補氣。氣有餘便是火,故佐杏仁之苦以降氣,氣降火亦降,而治節有權,氣行則不郁,諸痿喘嘔自除矣。要知諸氣膝郁,則肺氣必大虛,若泥於肺熱傷肺之說,而不用人參,必郁不開而火愈熾,皮聚毛落,喘而不休,此名之救肺,涼而能補之謂也。若謂實火可瀉,而久服芩、連,反從火化,亡可立待耳。愚所以服膺此方而深贊之。」羅美《古今名醫方論》卷1錄
  • 《醫門法律》:桑葉經霜者,得金氣而柔潤不凋,取之為君;石膏稟清肅之氣,極清肺熱;甘草和胃生金;人參生胃之津,養肺之氣。命名清燥救肺湯,大約以胃氣為主.胃土為肺金之母也。

【清燥救肺湯病案】

    秋燥:熊某,女,60歲,1954年秋季就診。患者感受外邪,初起惡寒發熱,咳嗽少痰。數日後寒熱罷,咳嗽未已,夜甚於晝,纏綿月余,邀余診治。診見夜間咳甚難寐,乾咳無痰,口於舌燥,納滯食少,神倦不振,舌邊紅,苔少,脈細數無力。辨為肺燥津枯之證。投清燥救肺湯(方中以石斛、沙參易石膏、人參),日1劑,水煎服。2劑後咳嗽減,夜寐安。繼進5劑,病癒神爽,胃納復常。(廣西衛生廳中醫處,廣西中醫學會.廣西老中醫醫案選.內部刊印,1984)

    按語:秋燥失治表證已罷,現症見乾咳無痰、1:2乾舌燥、神倦不振,舌邊紅、苔少、脈細數無力等,當為肺燥津枯,氣陰耗傷之證,非杏蘇散、桑杏湯所能及,故用清燥救肺湯加減,數劑而愈。   

【清燥救肺湯口訣方歌】

  • 清燥救肺桑麥膏,參膠胡麻杏杷草,清宣潤肺養氣陰,溫燥傷肺氣陰耗。
本文只作學術分享,沒有指導用藥,所有用藥必先經專業註冊醫生同意才可使用,請勿自行服用。

想追蹤最新中醫資訊可讚好我們的facebook,我們會定期分享中藥針炙穴位等的專業知識,有任何疑問,也歡迎提出,我們樂意解答!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中醫世家-114891956719938/

發佈留言

重新聲明!我們沒有生產任何藥物!

近日不少網友發郵件查詢,詢問印有中醫世家的字的藥物,在此我們重新,我們並沒有生產任何藥物、藥品、藥丸、湯藥,所有在網上印有中醫世家的字的藥物都與我們沒有任何關係,並不出自我們,請各位小心服用,不要胡亂服藥,祝各位身體健康,謝謝!

我們需要你的支持!

我們為免費提供中醫知識給大家的平台,若大家看完有所得益,有意支持我們可點-->支持我們,我們會繼續努力為大家繼續製作更多中醫知識,謝謝大家!

也可讚好下面我們的Facebook Page作為支持,謝謝大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