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黃帝內經】湯液醪醴論篇第十四(原文及譯文)

湯液醪醴論篇第十四【原文】

黃帝問曰:為五穀湯液及醪醴奈何?

岐伯對曰:必以稻米,炊之稻薪,稻米者完,稻薪者堅。

帝曰:何以然?

岐伯曰:此得天地之和,高下之宜,故能至完,伐取得時,故能至堅也。

帝曰:上古聖人作湯液醪醴,為而不用何也?

岐伯曰:自古聖人之作湯液醪醴者,以為備耳,夫上古作湯液,故為而弗服也。中古之世,道德稍衰,邪氣時至,服之萬全。

帝曰:今之世不必已何也?

岐伯曰:當今之世,必齊毒藥攻其中,鑱石針艾治其外也。

帝曰:形弊血盡而功不立者何?

岐伯曰:神不使也。

帝曰:何謂神不使?

岐伯曰:針石,道也。精神不進,志意不治,故病不可愈。今精壞神去,榮衛不可復收。何者?嗜欲無窮,而憂患不止,精氣弛壞,榮泣衛除,故神去之而病不愈也。

帝曰:夫病之始生也,極微極精,必先入結于皮膚。今良工皆稱曰病成,名曰逆,則針石不能治,良葯不能及也。今良工皆得其法,守其數,親戚兄弟遠近音聲日聞于耳,五色日見于目,而病不愈者,亦何暇不早乎?

岐伯曰:病為本,工為標,標本不得,邪氣不服,此之謂也。

帝曰:其有不從毫毛而生,五臟陽以竭也,津液充郭,其魄獨居,精孤於內,氣耗於外,形不可與衣相保,此四極急而動中,是氣拒於內,而形施於外,治之奈何?

岐伯曰:平治於權衡,去宛陳莝,微動四極,溫衣,繆刺其處,以復其形。開鬼門,潔淨府,精以時服,五陽已布,疏滌五臟,故精自生,形自盛,骨肉相保,巨氣乃平。

帝曰:善。

湯液醪醴論篇第十四【譯文】

黃帝問道:用五谷來做成湯液及醪醴,應該怎樣?

岐伯回答說:必須要用稻米作原料,以稻桿作燃料,因為稻米之氣完備,稻桿又很堅勁。

黃帝問道:何以見得?

岐伯說:稻稟天地之和氣,生長于高下適宜的地方,所以得氣最完;收割在秋時,故其桿堅實。

黃帝道:上古時代有學問的醫生,製成湯液和醪醴,但雖然製好,卻備在那裏不用,這是什麽道理?

岐伯說:古代有學問的醫生,他做好的湯液和醪醴,是以備萬一的,因為上古太和之世,人們身心康泰,很少疾病,所以雖製成了湯液,還是放在那裏不用的。到了中古代,養生之道稍衰,人們的身心比較虛弱,因此外界邪氣時常能夠乘虛傷人,但隻要服些湯液醪醴,病就可以好了。

黃帝道:現在的人,雖然服了湯液醪醴,而病不一定好,這是什麽緣故呢?

岐伯說:現在的人和中古時代又不同了,一有疾病,必定要用葯物內服,砭石、針炙外治,其病才能痊愈。

黃帝道:一個病情發展到了形體弊壞、氣血竭盡的地步,治療就沒有辦法見效,這裏有什麽道理?

岐伯說:這是因為病人的神氣,已經不能發揮他的應有作用的關系。

黃帝道:什麽叫做神氣不能發生他的應有作用?

岐伯說:針石治病,這不過是一種方法而已。現在病人的神氣已經散越,志意已經散亂,縱然有好的方法,神氣不起應有作用,而病不能好。況且病人的嚴重情況,是已經達到精神敗壞,神氣離去,容衛不可以再恢復的地步了。為什麽病情會發展到這樣的地步的呢?由于不懂得養生之道,嗜好欲望沒有窮盡,憂愁患難又沒有止境,以致于一個人的經氣敗壞,容血枯澀,衛氣作用消失,所以神氣失去應有的作用,對治療上的方法以失卻反應,當然他的病就不會好。

黃帝道:凡病初起,固然是精微難測,但大致情況,是避先侵襲于皮膚,所謂表證。現在經過醫生一看,都說是病已經成,而且發展和預後很不好,用針石不能治愈,吃湯葯亦不能達到病所了。現在醫生都能懂得法度,操守術數,與病人象親戚兄弟一樣親近,聲音的變化每日都能聽到,五色的變化每日都能看到,然而病卻醫不好,這是不是治療的不早呢?

岐伯說:這是因為病人為本,醫生為標,病人與醫生不能很好合作,病邪就不能製服,道理就在這裏。

黃帝道:有的病不是從外表毫毛而生的,是由于五臟的陽氣衰竭,以致水氣充滿于皮膚,而陰氣獨盛,陰氣獨居于內,則陽氣更耗于外,形體浮腫,不能穿原來的衣服,四肢腫急而影響到內臟,這是陰氣格拒與于內,而水氣弛張于外,對這種病的治療方法怎樣呢?

岐伯說:要平復水氣,當根據病情,衡量輕重,驅除體內的積水,並叫病人四肢做些輕微運動,令陽氣漸次宣行,穿衣服帶溫暖一些,助其肌表之陽,而陰凝易散。用繆刺方法,針刺腫處,去水以恢復原來的形態。用發汗和利小便的方法,開汗孔,瀉膀胱,使陰精歸于平復,五臟陽氣輸布,以疏通五臟的鬱積。這樣,經氣自會生成,形體也強盛,骨骼與肌肉保持著常態,正氣也就恢復正常了。

黃帝道:講得很好。

從前的【中醫世家】改名為【中醫道】

雖然很不捨,但以免有朋友被誤導,所以我們决定改名啦!我們會繼續分享不同的中醫知識給你們,希望各位身體健康!🥰

我們需要你的支持!

我們為免費提供中醫知識給大家的平台,若大家看完有所得益,有意支持我們可點-->支持我們,我們會繼續努力為大家繼續製作更多中醫知識,謝謝大家!

也可讚好下面我們的Facebook Page作為支持,謝謝大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