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苓散

五苓散

【五苓散出自】《傷寒論》

【五苓散英文】Five Substances Powder with Poria

【五苓散藥材組方】

  1. 澤瀉(15克)
  2. 茯苓(9克)
  3. 豬苓(9克)
  4. 白術(9克)
  5. 桂枝(6克)

【五苓散功效】

利水滲濕,溫陽化氣

【五苓散方解】

本方主治病症雖多,但其病機均為水濕內盛,膀胱氣化不利所致。在《傷寒論》中原治蓄水證,乃由太陽表邪不解,循經傳腑,導致膀胱氣化不利,而成太陽經腑同病。太陽表邪未解,故頭痛微熱;膀胱氣化失司,故小便不利;水蓄不化,郁遏陽氣,氣不化津,津液不得上承於口,故渴欲飲水;其人本有水蓄下焦,飲入之水不得輸布而上逆,致水入即吐,故此又稱「水逆證」;水濕內盛,泛溢肌膚,則為水腫;水濕之邪,下注大腸,則為洩瀉;水濕稽留腸胃,升降失常,清濁相干,則為霍亂吐瀉;水飲停於下焦,水氣內動,則臍下動悸;水飲上犯,阻遏清陽,則吐涎沫而頭眩;水飲凌肺,肺氣不利,則短氣而咳。治宜利水滲濕為主,兼以溫陽化氣之法。

  • 方中重用澤瀉為君,以其甘淡,直達腎與膀胱,利水滲濕。
  • 臣以茯苓豬苓之淡滲,增強其利水滲濕之力。
  • 佐以白術,合茯苓健脾以運化水濕。
  • 《素問-靈蘭秘典論》謂:「膀胱者,州都之官,津液藏焉,氣化則能出矣。」膀胱的氣化有賴於陽氣的蒸騰,故方中又佐以桂枝溫陽化氣以助利水,解表散邪以祛表邪,《傷寒論》示人服後當飲暖水,以助發汗,使表邪從汗而解。

諸藥相伍,甘淡滲利為主,佐以溫陽化氣,使水濕之邪從小便而去。

【五苓散適用人群病徵】

主治:膀胱蓄水證(三焦水氣證)

  • 心下痞滿
  • 小便不利
  • 煩渴欲飲,或渴欲飲水,水入則吐,或口燥不欲飲
  • 或上吐下瀉
  • 或臍下悸動
  • 或頭暈目眩
  • 或頭痛
  • 或心煩
  • 或發熱惡寒
  • 或汗出
  • 苔薄略黃
  • 脈沉

適用病人:急性腸胃炎、慢性胰腺炎、慢性肝炎、脂肪肝、小兒消化不良、腎病綜合徵等病的臨床表現符合三焦水氣證者。(所有內容只供學術參考,沒有指導用藥,如要使用,必先經專業註冊醫生同意才可使用藥方。)

【五苓散病機分析】

本方所治之證乃水氣內停,浸淫上下內外所致。

  • 水氣內停,阻滯氣機,則心下痞滿
  • 水津不化,水氣內停,則小便不利
  • 水遏氣機,氣不布津,則煩渴欲飲
  • 又因水氣留結心下,飲水不得輸布而上逆,即水入則吐
  • 水氣內盛,氣不化津,則口燥不欲飲
  • 水氣上逆下注,則上吐下瀉
  • 水氣逆亂於下,則臍下悸動
  • 水氣上攻於頭,則頭暈目眩,或頭痛
  • 水氣凌心,則心煩
  • 苔薄略黃,脈沉,皆為三焦有水氣之徵

【五苓散禁忌、使用注意】

  • 陰虛火旺者慎用本方

【五苓散條文】

  1. 太陽病,發汗後,大汗出,胃中乾,煩躁不得眠,欲得飲水者,少少與飲之,令胃氣和則愈。若脈浮,小便不利,微熱消渴者,五苓散主之。(傷寒論71條)
  2. 發汗已,脈浮數,煩渴者,五苓散主之。(傷寒論72條)
  3. 傷寒汗出而渴者,宜五芩散;不渴者,屬茯苓甘草湯。(傷寒論73條)
  4. 中風發熱,六七日不解而煩,有表裡證,渴欲飲水,水入則吐者,名日水逆,五苓散主之。(傷寒論74條)
  5. 病在陽,應以汗解之,反以冷水潠之,若灌之,其熱被劫不得去,彌更益煩,肉上粟起,意欲飲水,反不渴者,服文蛤散;不差者,與五苓散。(傷寒論141條)
  6. 本以下之,故心下痞,與瀉心湯,痞不解,其人渴而口燥、煩,小便不利者,五苓散主之。(傷寒論156條)
  7. 太陽病,寸緩,關浮,尺弱, 其人發熱汗出,復惡寒,不渴,但心下痞者,此以醫下之也。如其不下者,病人不惡寒而渴者,此轉屬陽明也。小便數者,大便必硬,不更衣十日,無所苦也。渴欲飲水,少少與之,但以法救之。小便不利而渴者,宜五苓散。(傷寒論244條)
  8. 霍亂,頭痛發熱,身疼痛,熱多欲飲水者,五苓散主之。寒多不用水者,理中丸主之。(386條)
  9. 假令瘦人臍下有悸,吐涎沫而癲眩,此水也,五苓散主之。(金匱第十二 31)
  10. 脈浮,小便不利,微熱,消渴者,宜利小便、發汗,五苓散主之。」(金匱第十三4)

【五苓散歷代醫家方論】

  • 金代—成無己:「五苓之中,茯苓為主,故日五苓散。茯苓味甘平,豬苓味甘平,雖甘也,終歸甘淡。《內經》曰:「淡味滲洩為陽。」利大便日攻下,利小便曰滲洩。水飲內蓄,須當滲洩之,必以甘淡為主,是以茯苓為君,豬苓為臣。白術味甘溫,脾惡濕,水飲內蓄,則脾氣不治,益脾勝濕,必以甘為助,故以白術為佐。澤瀉味咸寒。《內經》曰:「咸味下洩為陰。」洩飲導溺,必以成為助,故以澤瀉為使。桂枝味辛熱,腎惡燥,急食辛以潤之,散濕潤燥可以桂枝為使。」《傷寒明理論》
  • 明代—方有執:「以證有里而人燥渴,故用四苓以滋之,以表在而脈浮數,故憑一桂以和之,謂五苓散能兩解表裡者,此也……五苓散者,潤津液而滋燥渴,導水飲而蕩結熱,所以又得為消痞滿之治也。」《傷寒論條辨》
  • 明代—許宏:「發汗後,煩渴飲水,脈洪大者,屬白虎湯;發汗後,煩渴飲水,內熱實,脈沈實者,屬承氣湯;今此發汗後,煩渴欲飲水,脈浮,或有表,小便不利者,屬五苓散主之。五苓散乃汗後一解表藥也,此以方中雲覆取微汗是也。故用茯苓為君,豬苓為臣,二者之甘淡,以滲洩水飲內蓄,而解煩渴也。以澤瀉為使,咸味洩腎氣,不令生消渴也;桂枝為使,外能散不盡之表,內能解有餘之結,溫腎而利小便也。白術為佐,以其能燥脾土而逐水濕也。故此五味之劑,皆能逐水而祛濕。是曰五苓散,「其苓者令也,通行津液,克伐腎邢,號令之主也。」《金鏡內台方議》
  • 清代—沈金整:「業師孫慶曾先牛嘗謂余日:腫脹門惟水病難治。其人必真火衰微,不能化生脾土,故水無所攝,泛濫於肌肉間。法惟助脾扶火,足以概之,而助脾扶火之劑,最妙是五苓散。肉桂以益火,火暖則水流;白術以補土,土實則水自障;茯苓、豬苓、澤瀉以引水,則水自滲洩而可不為患。每見先生治水病,無不用五苓散加鹼,無不應手而愈如響應者。」《雜病源流犀燭》
  • 清代—吳謙:「是方也,乃太陽邪熱入府,水氣不化,膀胱表裡藥也。一治水逆,水入則吐;一治消渴,水入則消。夫膀胱者,津液之府,氣化則能出矣。邪熱入之,若水盛則水雍不化而水蓄於上,膀胱之氣化不行,致小便不利也。若熱盛則水為熱耗,而水消於上,膀胱之津液告竭,致小便不利也。水入吐者,是水盛於熱也,水入消者,是熱盛於水也。二證皆小便不利,故均得而主之。然小便利者不可用,恐重傷津液也。由此可知五苓散非治水熱之專劑,乃治水熱小便不利之主方也。君澤瀉之咸寒,咸走水府,寒勝熱邪。佐二苓之淡滲,通謝水道,下輸膀胱,並瀉水熱也。用白術之燥濕,健脾助土,為之堤防以制水也。用桂之辛溫,宣通陽氣,蒸化三焦以行水也。澤瀉得二苓下降,利水之功倍,小便利而水十蓄矣。白術須桂上升,通陽之效捷,氣騰津化渴自止也。若發熱表不解,以桂易桂枝,服後多服暖水,令汗出愈。是此方不止治停水小便不利之里,而猶解停水發熱之表也。加人參名春澤湯,其意專在助氣化以生津。加茵陳名茵陳五苓散,治濕熱發黃,表裡不實,小便不利者,無不克也。」《醫宗金鑒》
  • 清代—柯琴:「水者腎所司也,澤瀉味咸入腎,而培水之本。豬苓黑色入腎,以利水之用。白術味甘歸脾,制水之逆流,茯苓色白入肺,清水之源委,而水氣順矣。然表裡之邪,諒不因水利而頓解,故必少加桂枝,多服暖水,使水津四布,上滋心肺,外達皮毛,溱溱汗出,表裡寒熱兩除也。」《傷寒來蘇集.傷寒附翼》
  • 清代—黃坤裁:「五苓散,桂枝行經而發表,白術燥土而生津,二苓澤瀉行水而洩濕也,多服暖水,蒸洩皮毛,使宿水亦從汗散,表裡皆愈矣。」《傷寒懸斛》
  • 清代—章楠:「此方在傷寒門,為兼治太陽經腑之病,應用桂枝。故論曰,中風發熱,六七日不解而煩,有表裡證。可知當用桂枝以行表,故又言汗出愈,不然二苓、澤瀉下洩之力勝,焉能使其行表出汗乎?若無表證,宜用肉桂,則其化氣行水之功更勝也。蓋是方無論用桂、用枝,皆為宣化三焦之法,即非太陽之主方,何也?以三焦司一身里升降之氣,內自脾胃,外達肌膚,必由三焦轉輸,故三焦氣和,則內外通利,二便自調。然其升降之機,又在脾之健運。故此方用術健脾,以桂通陽,陽氣運化,水道流行,乃以二苓、澤瀉導入膀胱而洩。所以經言三焦者,水道出焉,屬膀胱,而膀胱為三焦之下游也。又曰氣化則能出焉。謂三焦之氣宣化,而膀胱之水方能出也。仲景又用此方治霍亂。霍亂,脾胃病也,因三焦氣阻不得升降,而致吐利交作,則其非太陽主方,理可見矣。若治霍亂,當用肉桂為宜。」《醫門棒喝.傷寒論本旨》
  • 清代—費伯雄:「濕為地之氣,其中人也緩,其入人也深,其為病也不可以疾而已。坐臥卑濕,汗漬雨霖,此濕之自外來者也;多食濃膩,過嗜茶酒,此濕之自內生者也。治濕必先理脾,脾土健運,始能滲濕,此定法也。又須分利,使濁陰從下而出,亦定法也。五苓散,仲景本為脈浮、小便不利、微熱、消揭、表裡有病者而設,方中宜用桂枝,不可用肉桂。後人遂通治諸濕、腹滿、水飲、水腫、嘔逆、洩污、水寒射肺或喘或咳、中暑煩渴、身熱頭痛、膀胱熱、便秘而渴、霍亂吐瀉、痰飲濕症、身痛身重等症。總之治寒濕則宜用肉桂,不宜用桂枝。若重陰生陽,積濕化熱,便當加清利之藥,並桂枝亦不可用矣。至加減之附方,各有宜稱,亦當細細參之。」《醫方論》
  • 清代—唐笠山:「此治小便不利之方,乃治三焦水道而設太陽藥也。《素問.經脈別論》曰:「飲入於胃,游溢精氣,上輸於脾,脾氣散精,上歸於肺,通調水道,下輸膀胱,水精四布,五精井行。」此方用桂以助命門之火,是釜底加薪,而後胃中之精氣上騰,再用白術健脾以輸於肺,而後二苓澤瀉運水道之升已而降,其先升後降之法,與內經之旨滴滴歸源,復與太陽何涉。」《吳醫匯講
  • 清代—呂震名:「諸家皆以導濕滋乾,釋五苓之取義,但以桂枝之辛溫,苓澤之滲洩,即白術亦主燥睥,與生津潤燥之義全不相涉,而渴證宜之何也?蓋此證由經入府,水蓄於下,不能輸津於上,故治渴必先治水,且散服而多飲暖水,自有輸精散布之功。」《傷寒尋源》

【五苓散病案】

    多尿:王軍,男,7歲,茌平縣人,於1975年7月12日,來省中醫院門診。患兒多飲多尿,在當地醫院曾檢查尿比重為1.007,診斷為尿崩症,治療無效,遂來濟南。經余診視,神色脈象,亦無異常,惟舌色淡,有白滑苔,象刷一層薄薄不勻的糨糊似的。因思此症可能是水飲內結,阻礙津液的輸布,所以才渴欲飲水,飲不解渴。其多尿只是多飲所致,屬於誘導性的。能使不渴、少飲,尿量自會減少。因與五苓散方:白術12g,茯苓9g,澤瀉6g,桂枝6g,豬苓6g。水煎服。上方共服2劑,7月14日家長來述,症狀減輕。又與原方2劑,痊癒。(李克紹.傷寒解惑論.濟南:山東科學技術出版社,1978)

    按語:小兒為稚陽之體,陽氣未充,氣化無力,津不上承,故多飲;陽弱蒸騰乏力,故多飲而致多尿。用五苓散溫陽利水,使陽氣蒸騰津液上承而不渴,陽氣通利,則水津轉運正常。雖雲用「五苓散方」,但不重用澤瀉,而重用白術,意在取五苓散利水之功,又以扶正之白術與桂枝相伍,以顧小兒陽氣未充之體。

【五苓散口訣方歌】

  • 五苓散治太陽腑,白朮澤瀉豬茯苓,桂枝溫通助氣化,利便解表煩渴清。

本文只作學術分享,沒有指導用藥,所有用藥必先經專業註冊醫生同意才可使用,請勿自行服用。

想追蹤最新中醫資訊可讚好我們的facebook,我們會定期分享中藥針炙穴位等的專業知識,有任何疑問,也歡迎提出,我們樂意解答!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中醫世家-114891956719938/

發佈留言

重新聲明!我們沒有生產任何藥物!

近日不少網友發郵件查詢,詢問印有中醫世家的字的藥物,在此我們重新,我們並沒有生產任何藥物、藥品、藥丸、湯藥,所有在網上印有中醫世家的字的藥物都與我們沒有任何關係,並不出自我們,請各位小心服用,不要胡亂服藥,祝各位身體健康,謝謝!

我們需要你的支持!

我們為免費提供中醫知識給大家的平台,若大家看完有所得益,有意支持我們可點-->支持我們,我們會繼續努力為大家繼續製作更多中醫知識,謝謝大家!

也可讚好下面我們的Facebook Page作為支持,謝謝大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