烏梅丸

烏梅丸

【烏梅丸出自】《傷寒論》

【烏梅丸英文】Mume Pill

【烏梅丸藥材組方】

  1. 烏梅(6克)
  2. 細辛(6克)
  3. 蜀椒(6克)
  4. 黃連(6克)
  5. 黃柏(6克)
  6. 附子(6克)
  7. 桂枝(6克)
  8. 乾薑(6克)
  9. 當歸(6克)
  10. 人參(6克)

【烏梅丸服用方法】

醋炙烏梅去核搗爛,和餘藥打勻,烘乾,研末加蜜為丸,每服9g,日服二至三次,空腹溫開水送下。

【烏梅丸功效】

  • 安蛔止痛

【烏梅丸方解】

蛔厥之證,是因患者素有蛔蟲,復由腸道虛寒,蛔蟲上擾所致。蛔蟲遇到腸道虛寒,就不適合蛔蟲生存了,蛔蟲就會上擾、上逆,加上它有鑽孔特點,它向上可以竄入胃中,甚至於膽道,擾亂氣機,可以造成煩悶,產生熱象。

蛔蟲本喜溫而惡寒,故有「遇寒則動,得溫則安」之說。蛔蟲寄生於腸中,其性喜鑽竄上擾。設若腸道虛寒,則不利於蛔蟲生存而擾動不安,故脘腹陣痛、煩悶嘔吐,甚則吐蛔;由於蛔蟲起伏無時,蟲動則發,蟲伏則止,故腹痛與嘔吐時發時止;痛甚氣機逆亂,陰陽之氣不相順接,則四肢厥冷,發為蛔厥。本證既有虛寒的一面,又有蟲擾氣逆化熱的一面,針對寒熱錯雜、蛔蟲上擾的病機,治宜寒熱並調、溫臟安蛔之法。柯琴說「蛔得酸則靜,得辛則伏,得苦則下。」

  • 方中重用味酸之烏梅,取其酸能安蛔,使蛔靜則痛止,為君藥。
  • 蛔動因於腸寒,蜀椒細辛辛溫,辛可伏蛔,溫可祛寒,共為臣藥。
  • 黃連黃柏性味苦寒,苦能下蛔,寒能清解因蛔蟲上擾、氣機逆亂所生之熱;附子桂枝乾薑皆為辛熱之品,既可增強溫髒祛寒之功,亦有辛可制蛔之力;這蛔蟲證,往往反覆發作,病程較久,會消耗人體正氣,以當歸人參補養氣血,且合桂枝以養血通脈,以解四肢厥冷,均為佐藥。
  • 以蜜為丸,甘緩和中,為使藥。

【烏梅丸適用人群病徵】

1.主治:蛔厥證

  • 腹痛劇烈,時發時止
  • 或脅下疼痛,手足厥冷,甚則冷汗出
  • 或食則吐
  • 或吐蛔
  • 舌紅
  • 脈弦數

2.主治:久瀉久利(上熱下寒證)

適用病人: 慢性腸胃炎、腸易激綜合徵、慢性非特異性潰瘍性結腸炎、慢性痢疾、膽石症、膽道蛔蟲症或伴休克或伴腸梗阻、膽囊鞭毛蟲症、腸道滴蟲症等病的臨床表現符合蛔厥證,或久瀉久利者。(所有內容只供學術參考,沒有指導用藥,如要使用,必先經專業註冊醫生同意才可使用藥方。)

【烏梅丸病機分析】

本方所治之證乃蛔蟲內擾,寒熱錯雜所致。

  • 蛔蟲乘機內擾,阻塞氣機,經氣不通,則腹痛劇烈,或脅下疼痛,時發時止
  • 氣機不通,陽氣不能外達,則手足厥冷
  • 陽氣被遏而不能外固,則冷汗出
  • 濁氣內擾上逆,則食則吐,或吐蛔
  • 舌紅,苔黃,脈弦數,皆為蛔蟲內擾之徵

【烏梅丸配伍特點】

  • 酸苦辛並進,使「蛔得酸則靜,得辛則伏,得苦則下」
  • 寒熱並用,邪正兼顧

【烏梅丸禁忌、使用注意】

  • 方藥性偏溫,以寒重者為宜。
  • 服藥時注意忌生冷、滑臭等物。

【烏梅丸條文】

《傷寒論・辨厥陰病脈證並治》:「蛔厥者,其人當吐蛔。令病者靜,而復時煩者,此為髒寒。蛔上人其膈,故煩,須臾復止,得食而嘔,又煩者,蛔聞食臭出,其人常自吐蛔。蛔厥者,烏梅丸主之。又主久利。」

【烏梅丸歷代醫家方論】

  • 元·趙以德:「烏梅味酸入肝,梅得先春之氣,主助生陽而殺陰類;細辛發少陽之初陽,以助厥陰之化;當歸啓少陰之血液,以資肝所藏之榮;黃連配蜀椒,助心火以殺蛔,益子氣也;附子配黃柏,資腎氣以回厥,助母氣也;乾姜佐人參,補中焦而止嘔;桂枝制風木,疏肝郁,陰陽和而厥逆回,風邪散而氣血足,治蛔厥之法備已。蛔之化生,有若蜒蚰,生長極速。」《金匱方論衍義·跌蹶手指臂腫轉筋陰狐疝蛔蟲病脈證治第十九》
  • 明·許宏:「故用烏梅為君,其昧酸能勝蛔;以川椒、細辛為臣,辛以殺蟲;以乾姜、桂枝、附子為佐,以勝寒氣,而溫其中;以黃連、黃柏之苦以安蛔,以人參、當歸之甘而補緩其中,各為使。以其蛔蟲為患,為難比寸白蟲等劇用下殺之劑,故用勝制之方也。」《金鏡內台方議》
  • ·吳斃:「烏梅味酸,蛔得之而軟;連、柏味苦,蛔得之而伏;椒、細味辛,蛔得之而死;乾姜、附、桂,溫髒寒也;人參、當歸,補胃虛也。」《醫方考·傷寒門第二》
  • 明·方有執:「桂枝、姜、附、細辛、蜀椒,勝寒而退陰也;人參固氣,當歸和血,除煩而止嘔也;烏梅之酸、連柏之苦,安蛔使之靜也。蓋蛔之為物,類有情識,聞酸則伏,得苦則安,利本濕熱,所以滯下,得苦則洩,惟酸能收。故雖日治蛔,而下利膿血,可通主也。」《傷寒論條辨·辨厥陰病脈證並治第八》
  • 清·王子接:「烏梅漬醋,益其酸,急瀉厥陰,不欲其緩也。桂、椒、辛、附、姜,重用辛熱,升達諸陽,以辛勝酸,又不欲其收斂陰邪也。桂枝、蜀椒通上焦君火之陽,細辛、附子啓下焦腎中生陽,人參、乾姜、當歸溫中焦脾胃之陽,則連、柏瀉心滋腎,更無亡陽之患,而得厥陰之治法矣。合為丸服者,又欲其藥性逗留胃中,以治蛔厥,俾酸以縮蛔,辛以伏蛔,苦以安蛔也。至於髒厥,亦由中土不得陽和之氣,一任厥陰肆逆也。以酸瀉肝,以辛散肝,以人參補土緩肝,以連、柏監制五者之辛熱,過於中焦而後分行於足三陰。髒厥雖危,或得溫之散之、補之瀉之,使之陰陽和平,焉有厥不止耶?」《絳雪園古方選注·傷寒科·和劑》
  • 清·邵成平:「蛔得酸則伏,故以烏梅伏之;得苦則安,故以連、柏安之;因寒而動,故以桂、附、姜、椒溫其中髒;而以細辛、當歸潤其腎肝;人參所以助脾益元也。」《傷寒正醫錄·厥陰中篇》
  • 清·徐大椿:「厥陰傷寒,相火內郁,寒熱相搏於中,故吐蛔。蓋蛔生於濕,得風木之化。烏梅之酸,專人厥陰,善收逆氣;黃連之苦,瀉心除煩,兼以安蛔;黃柏之寒,滋腎止渴,更能燥濕;附子以益火歸原也;乾姜、蜀椒,溫中逐濕;細辛、桂枝,散表祛寒;人參、當歸,以調氣血。此治蛔之劑,即厥陰治厥之主方。」《傷寒約編·烏梅丸證》
  • 清·吳儀洛:「蛔厥比臟厥雖為易治,然臟厥南無陽,蛔厥亦因臟寒,不能自安,而上入其膈。特邪有淺深,一則須臾得止,一則無暫安時,故須以吐蛔,辨腎邪之微甚,而類聚辛熱以溫之,監以黃柏、烏梅、黃連以安其蛔,人參、當歸以補其虛也。然此方寒熱兼施,氣血並補,故便膿之久痢,以陰陽錯雜,亦能主之,況烏梅、黃連正為滯下之主藥也。仲景每以生附配乾姜,此獨用熟附,彼兼解散,此專治寒耳。烏梅丸,主胃氣虛而寒熱錯雜之邪積於胸中,所以蛔不安而時時上攻,故仍用寒熱錯雜之味治之  廳中嗚梅之酸以安胃,蜀椒之辛以洩滯,連、柏之苦以降氣,蓋蛔聞酸則定,見辛則伏,遇苦則下也。其他參、歸以補氣血之虛寒,姜、附以溫胸中之寒飲。若無飲,則不嘔逆,蛔亦不上矣。辛、桂以祛陷內之寒邪,若無寒邪,雖有寒飲,亦不致嘔逆。若不嘔逆,則胃氣縱虛,亦不致蛔蹶矣」《傷寒分經·諸方全篇·厥陰全篇論列方》
  • 清·毛世洪:「烏梅丸主長沙秘,烏梅、黃連、乾姜、桂枝、細辛、附子、人參、黃枘、蜀椒、當歸,以飯加蜜搗丸,此即仲景烏梅丸。熱少厥多終屬凶,仲景以為,病進終難治也沈堯封雲:此正邪分爭,一大往來寒熱病也、厥深熱亦深,厥微熱亦微,猶言寒重則發熱亦重,寒輕則發熱亦輕,論其常理也.其有不然者,可以決病之進退矣。故下文即論厥少熱多,厥多熱少。不知注《傷寒》者,皆以熱字作伏熱解,遂令厥陰病有熱無寒矣。不思烏梅丸是厥陰主方,如果有熱無寒,何以方中任用姜、附、桂、辛、椒大辛熱耶?蓋厥陰為三陰之盡,病及此者必陰陽錯雜,況厥陰肝木,於卦為震,一陽居二陰之下,是其本象。病則陽泛於上,陰伏於下,而下寒上熱之證作矣。其病臟寒,蛔上入膈,是下寒之證據也。消渴,疼熱撞心,是上熱之證據也。況厥者,逆也,下氣逆上,即是孤陽上泛,其病多升少降。凡吐蛔氣上撞心,皆是過升之病,治宜下降其逆上之陽,取《內經》高者抑之之義。其下之之法,非必硝、黃攻克實熱,方為下劑。即烏梅丸一方下法已具,方中無論黃連、烏梅、黃柏,苦、酸、鹽,純陰為下降,即附子直達命門,亦莫非下降藥也。下之而陽伏於下,則陰陽之氣順而厥可愈矣。倘誤認厥為外寒所束而反發其汗,則心中疼熱之陽盡升於上,而口傷爛赤矣。以表藥多升,而厥陰之脈環唇內也。」《醫學三信編·感證類要·傷寒六經正治法》
  • 清·吳瑭:「肝為剛髒,內寄相火,非純剛所能折;陽明腑,非剛藥不復其體。仲景厥陰篇中列烏梅丸治木犯陽明之吐蛔,自注日:又主久痢方。然久痢之症不一,亦非可一概用之者也。葉氏於木犯陽明之瘧痢,必用其法而化裁之,大抵柔則加白芍、木瓜之類,剛則加吳萸、香附之類,多不用桂枝、細辛、黃柏;其與久痢純然厥陰見證,而無犯陽明之嘔而不食撞心者,則又純乎用柔,是治厥陰久痢之又一法也。按瀉心寒熱並用,而烏梅丸則又寒熱剛柔並用矣。蓋瀉心治胸膈間病,猶非純在厥陰也,不過肝脈絡胸耳。若烏梅丸則治厥陰,防少陽,護陽明之全劑。」《溫病條辨·下焦篇-濕溫》
  • 清·鄭欽安:「烏梅丸一方,乃寒熱互用、補肝燥濕殺蟲之方也。夫手厥陰居上主心包,足厥陰居下主肝木,其為病消渴,氣上衝心,心中疼熱,飢而不欲食,食則吐蛔,下之利不止,此本經手足全體為病提綱。至於蟲症,論其一端也。推其生蟲之源,由於風木所化。仲景立烏梅丸一方,並非專為蟲設,凡屬厥陰之為病,皆可服也。然蟲多因內有濕熱,挾肝木之氣而化生。木日曲直,曲直作酸,酸乃木之昧,木性喜酸,木為至陰之髒,一陽在下,其卦象為蘭。木氣不舒,一陽之氣上浮,而與濕熱混合,上撞則心疼,侮土則不食、吐蛔尚輕,下利為重。仲景著重烏梅,取大酸之氣以順木之性;佐以桂、附、辛、姜、川椒一派辛熱之品,導一陽之氣下降,又能溫中殺蟲;復得連、柏瀉心包無形之熱,更兼燥濕,苦寒藥品惟此二味能清能燥;繼以參、歸滋養脾陰,庶幾蟲去而中土立復,厥陰之氣暢達而無滯機矣。」《醫理真傳·雜問》
  • 清·張秉成:「方中用姜、附、辛、椒大辛大熱之物,溫其寒而安其體;黃連、黃柏大苦大寒之品,折其火而制其用。烏梅、苦酒之酸斂,以順其性;參、歸之大補氣血,以固其正。用桂枝者,以肝為藏血之地,從血分領邪出外耳。至於蟲得酸則靜、得辛則伏、得苦則安之義,同理之所當然,但烏梅丸之功用,未免小窺矣。」《成方便讀·殺蟲之劑》

【烏梅丸口訣方歌】

  • 烏梅丸用細辛桂,黃連黃柏及當歸,人參椒薑及附子,溫中寓清在安蛔。
本文只作學術分享,沒有指導用藥,所有用藥必先經專業註冊醫生同意才可使用,請勿自行服用。

想追蹤最新中醫資訊可讚好我們的facebook,我們會定期分享中藥針炙穴位等的專業知識,有任何疑問,也歡迎提出,我們樂意解答!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中醫世家-114891956719938/

重新聲明!我們沒有生產任何藥物!

近日不少網友發郵件查詢,詢問印有中醫世家的字的藥物,在此我們重新,我們並沒有生產任何藥物、藥品、藥丸、湯藥,所有在網上印有中醫世家的字的藥物都與我們沒有任何關係,並不出自我們,請各位小心服用,不要胡亂服藥,祝各位身體健康,謝謝!

我們需要你的支持!

我們為免費提供中醫知識給大家的平台,若大家看完有所得益,有意支持我們可點-->支持我們,我們會繼續努力為大家繼續製作更多中醫知識,謝謝大家!

也可讚好下面我們的Facebook Page作為支持,謝謝大家!